首页 | 征稿启事 | 文摘 | 图书查询 | 教研 | 文艺 | 教育巡礼 | 媒体联动 | 证件查询 | 电子版 | 大赛视频 | 
您现在的位置: 当代教育网 >> 文艺 >> 文学大赛 >> 大学生文学大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 【字体:
作者:陈茵吉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664    更新时间:2008-3-21

  

    文岭说,我昨晚看到过郑志。
  我没有抬头,继续收拾桌上的酒后残局。此刻,感觉窗外有枯叶凋落。
  我趿着拖鞋,啪嗒啪嗒地走到厕所拿着拖把开始拖地。酒味很浓,还掺杂着醉生梦死之后寂寞的味道。酗酒,像是有瘾。我十七岁开始喝酒,从葡萄酒到啤酒,然后是红酒,现在,我喝四十度的白兰地。
  自己的酒量,我不清楚,也从来没有喝醉过。只是十七岁那一年,我会装作神志不清的样子靠在郑志的肩头撒娇,他也由着我,尽管,他知道我在装,尽管我从来都不是他女朋友。
  酒味真的很浓,熏得我双眼刺痛。
  宜汀,郑志不久前是呆在深圳,是吧?听说……
  拖鞋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径直到厕所,我没有听清楚文岭的“听说”后面是一个怎样的故事,只是在我关上水龙头哗哗的水声停止的一瞬,我听到——是他的女朋友。
  文岭,你该上班去了吧!我指指墙上的挂钟。
  哎呀,你怎么不早点叫我?文岭从沙发上跳起来慌慌张张地抓起包跑出去。
  恋爱中的女人都是白痴,文岭最为典型。记不得看时间,更记不得,今天是周日。

  收拾好客厅,我提着纸篓走进卧室,一张大大的双人床,衣柜里只有我一个人的衣服。写字台上,台下,全被文岭搞得乱七八糟,是文岭酒后闹事的结果。
  我把文岭翻出来的旧信收进盒子里,站起身来打理写字台上的东西,挪动脚步的刹那不小心踢翻了盒子,旧信又从盒子里散落出来,滚出一个红色小礼盒,盒子里的东西掉出来,与地板发出金属的碰撞声。
  一枚尾戒。
  我俯下身,将戒指拾起来,仔细地端详从前的所有时光,十七岁的爱情在戒指上折射出陈旧的光泽。那是郑志带我去银店定做的,一只海豚,衔着一颗心。
  眼睛一阵剧烈的刺痛,温热的泪水大滴大滴地掉落下来,戒指上蒙上一层剔透的晶莹。
  以后,我给你换成金的。
  谁?我抬起头,是谁在说话?
  环视周围,依然是孤独而陈旧的模样。我又开始幻觉,像每一次喝过酒之后,耳边和眼前就开始重复关于十七岁那一年的所有事情。
  郑志为我戴上戒指,然后说,以后,我给你换成金的。
  换成金的。
  金的。
  我想,我在幻觉。酒精麻痹了我的心志,就似吸毒成瘾。其实,我一直都在戒酒。我,一直在决定要戒酒。

  眼前,屋子重新恢复整洁,我到处喷洒空气清新剂。门铃作响,我啪嗒啪嗒地跑过去,准是文岭,又来噌吃噌喝噌床睡。
  开门。拉开门的一瞬间,心底一丝悸动,很绝对的异样。
  一个很大的水果篮,郑志递到我面前。
  一时间,我手足无措。
  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郑志穿着西服,成熟了许多。
  我没有说话,转过身拿拖鞋,他换了拖鞋走进来,把水果篮放在茶几上。我走进厨房,泡了杯茶,热气腾腾,我又恍恍惚惚开始错觉自己还是十七岁的样子,为他泡一杯茶,甜甜地撒娇说,我一直一直等你,不管你走多远,总有一天要回来娶我。回来娶我好不好?
  把茶递给郑志,郑志呷了一口。不错!说着,把杯子放在茶几上。
  真的是长大了,不像以前一样爱嘻嘻哈哈,是不是男朋友教的?
  我努力地很稳重地笑。
  叔叔阿姨还好吧?郑志又问
  嗯,还好!还好。
  周六来参加我的生日聚会吧。
  我沉默。
  带上男朋友,来我家里。
  我点头。好的。
  是八年了,再过六天,他二十六岁的生日。八年前他十八岁的生日,我捧着一个点满十八支蜡烛的蛋糕走上酒吧的二楼站在他的面前,他许下十八岁的生日愿望。后来我才知道,他的生日愿望是希望我永远快乐。之后七年,他的生日宴会上不再有我。
  听说,他有了一个女朋友。听说,他女朋友是我们高中时候的校花。听说,他们同时考上了深圳一所很好的大学。而我,一直留在我生活了许多年的省份,只是换了一座城市,但始终还是在这个省份,始终,还是离深圳很远。
  郑志站起身来道别。我很失礼,没有送他。

  周六上午,我到商店挑了一件很名贵的外套,名贵到需要刷卡刷掉我的信用卡上以八开头的六位数仅剩下零头。做了个头发,我把自己装扮得光彩照人。即使心里清楚得很,无论自己多么耀眼,我始终比不过吴滢,无论我多么耀眼,站在郑志旁边陪他敬酒的,不会是我。
  晚上,我和文岭同时出现在郑志的生日party上,他右手托着香槟绅士地走过来,文岭调笑说,准新郎官,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气色不错哦!
  郑志笑得很有风度,凑到我耳边低声说,忘了告诉你,今天也是我的订婚party。郑志恢复笑意问,男朋友呢?怎么没带来?
  文岭瞪大眼睛,男……
  我一把挽住文岭。他出差了,回不来。
  文岭没有拆穿我,郑志的旁边出现了吴滢满面春风的出现。
  我真的酗酒成瘾,像戒毒一样地戒,却越戒越深。我带着文岭周旋在郑志的朋友当中,很英雄地撂倒一大片,郑志的朋友吃惊地看着我,他们称我为女中豪杰。郑志和吴滢走过来双双向我敬酒,我拍拍郑志的肩头,“在这么快乐的时刻,怎么只喝红酒呢?来……”我一把抓起桌上的白兰地在他的眼前晃了晃。“来,我用这个敬你!”我打开酒瓶,一仰头,咕噜咕噜地喝下肚。一股巨大的热量从我的口中滑向喉咙流进胃里,炙热地开始燃烧。焚烧了我的时光,我的年华。所有一切关于十七岁的记忆焚尽成灰。灰烬闪着淡红色的火光,内心滚烫地剧痛,痛到我全身痉挛,痛得我无能为力。
  文岭夺过我手中的酒瓶。
  文岭说,陪我去洗手间。
  我被她拉进去,一把推在墙上。我背贴着冰冷的墙壁,忘了她一直在对我吼些什么,只觉得胃里一阵翻腾,我开始狂呕,撕心裂肺地呕到我痛不欲生。
  第一次感觉到醉。
  我爱,为什么每一次都要事到临头了你才告诉我?
  趴在镜子前,我扭开水龙头不住地捧水泼在脸上,不停不停地,不停不停……
  文岭抱着我,宜汀,你不要这个样子!
  宜汀,你不要这个样子!我对自己说。
  再回到宴会上,我看到郑志的母亲正在为吴滢戴上一枚耀眼的戒指,郑志的妹妹郑雯很尴尬地对我笑,我也笑了。
  郑志走过来,我送你回家吧!
  我笑,我一个人可以的。一个人也可以很好是不是?
  郑志扶着我的肩,我甩开他,走得有点摇摇晃晃。嗜毒的人,是不是就像我这个样子?
  出了郑志家的门,郑志又伸手过来扶我,我挽住他靠在他的肩头,一如十七岁那一年装作神志不清的样子,只是不再撒娇。这一刻,强烈地渴求身边的这个男人,是属于我。
  微黄的街灯下,郑志有些模糊,街道上车辆来来往往。郑志,我一直像戒毒一样戒你,可是我戒不掉,戒不掉……
  丫头,你喝多了。他抚摸着我的头。
  郑志,你确实有毒。
  泪水终于汹涌,的士车上,正播放张玉华的《原谅》。
  “……什么都别说,让我一个人躲一躲,你的承诺,我竟没怀疑过,反反复复要不是当初深深深爱过,我试着恨你,却想起你的笑容……毕竟是我爱的人,我能够怪你什么……”
  到了小区,郑志陪我走上六栋的六楼,我拿出钥匙开门。郑志说,洗个澡早点睡。
  我推开门,转过身看着他,闭上眼睛,我有礼物要送给你!
  郑志犹豫地闭上眼睛,我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踮起脚尖,吻住他的唇。从未体味过的温度。
  没来得及看清郑志睁开眼睛后的样子,我转过身猛地把门砸上,背靠着防盗门,身体慢慢滑落下来。我放声大哭。我所爱所等了八年的人就这样与我一门之隔,我还来不及对他说其实就在他飞往深圳的那晚我割脉染红的床单吓得妈妈心脏病发作抢救无效而亡,与此同时我先天性心脏病急速恶化,爸爸为了救我,上了手术台就再没醒过来,我十七岁的末端,一夜之间失去所有,一夜之间,长大。
  我从未原谅过自己。
  我来不及对他说,我送给他的是我的初吻。
  我二十五年来,第一次哭得歇斯底里。
  毒瘾又开始发作。我抱着双腿坐在地上,我连告诉他我爱他的勇气也没有。
  此刻,感觉窗外有枯叶凋落。事实上,我没有抬头,事实上,窗帘没有拉开,事实上,窗外没有树……

作者单位:贵州商业高等专科学校05电会(2)班

文章录入:当代教育    责任编辑:当代教育 
  • 上一篇文章: 秋(四章)

  • 下一篇文章: 母亲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