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征稿启事 | 文摘 | CIP查询 | 教研 | 文艺 | 教育巡礼 | 媒体联动 | 证件查询 | 电子版 | 大赛视频 | 
您现在的位置: 当代教育网 >> 文艺 >> 散文随笔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山中,那一抹微光         ★★★ 【字体:
山中,那一抹微光
作者:邱骥千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315    更新时间:2008-10-4

 

    是在回老家度假的夏夜的一个晚上,我偶然发现了那一抹微光。
  那晚,已是夜阑人静,独自一人在院子里乘凉,手握麦秸扇驱赶着和思绪一样纷乱的蚊子,看着院中南瓜茄子之类的蔬菜以及小花野草,听着潜藏其中的一些不知名的小歌唱家的演奏,忽然地想去看看这静谧的夏夜乡村。于是,便走上阳台,很自然地点上一支烟,还没来得及欣赏夜色,便猝不及防地撞入了那一抹微光——那一抹令人怦然心动的微光。
  乡村的夏夜是宁谧的,缀满忽闪着小眼睛星星的宁谧夜空,是那样地清澈见底,就如小村里那条连小石子也清晰可数的小溪。在夜空下,远山只见一点朦胧的身姿,就那样静若处子地躺在小村憨厚的怀里。清爽的凉风从远处吹来,拂起水稻一个个绿色的梦境,送至眼前,便只剩下一片“簌簌”的声响。乡村的人们本就习惯早睡,而许多青壮年的外出打工更让小村平添了些许清静。四处已少见灯光,一切都是安安静静的,静得连哪家开亮灯也会惊起一村的狗吠。就在这样的夜空下,就在这样的清风中,那一抹微光就那样静悄悄地漾开在大约三里外的远山上。山是沉静的,灯光微弱而又清净,仿佛月亮绽开在水中,月光随微微的水波轻轻地荡开,却是那样地具有穿透力,刺破一层层沉沉的夜幕,直接抵达我敏感而纷繁的内心。
  清楚地记得那是一片茶山。满山都是绿油油的茶树,以梯田的形式生长着,树丛中散布着十几座坟墓,零零落落地掩映着,徒添了几分凄清。而半山中有一所简单的房子,一开三间,本是茶厂,印象中已无人居住。在这幽静的深夜,怎么会有灯光?在我心里,总是疑疑惑惑的。以后的暗夜里总是见到这抹灯光,那么微弱,却那样清明地亮在我的心里……
  后来正月上坟祭祖,我乘兴去了多年未去的旁支祖坟,正是在那片茶山上。路过那所房子,脑海里倏地一下就绽开了一抹微光。但当时我却惊讶于这所房子的简陋了。灰头灰脸的瓦片,有些剥落的泥墙,我只能这样形容它:简陋得只剩下岁月的印记。但它有一个院子,用篱笆圈围的院子——这在现在几乎已经绝迹了,院中很有条理地种着些季节性的蔬菜,院子右侧成行种着的是桑树,杂植些不知名的常绿小树,树底下自由活动着一群鸡鸭,桑树丫杈上也有。我急切寻找的那盏灯此刻正立在残破的房檐下闭目养神。这盏灯,身处清幽的山上,和主人一起呼吸着山中绿色的空气,见证着主人勤恳而简朴的生活,并且给山下的路人带去些许亮光。
  祭坟归来,我便向母亲打探房子的主人。母亲说,住在山上的是一对六十来岁的老夫妻,他们以山上清净﹑住惯山上的理由谢绝了儿女们同居赡养的邀求,宁愿自食其力,独守着这平时少有人迹的山头。我听了心中一颤。孤寂的山头,残败的房子,夜深的灯光……便簌簌有声地划过我的心头。为了那份清净,为了心中那片净土,不享儿孙福,而甘愿付出那份已与年龄不相称的辛劳。清空,是他们的追求;家园净土,是他们的固守。我不禁想起,在这物欲横流的尘嚣俗世,还有多少人固守一片自己心中的净土?还有多少人能擦拭自己的眼睛,抬头仰望神明的星空?还有多少人能铆足脚力,实诚地脚踏人类生于斯长于斯的黑土地?这样想来,像我等这类因俗事缠身而烦躁﹑为蝇头小利而争劳之流还要抒发多少汗颜?
  想着想着,在这幽静的清明的仲秋之夜,心中不禁有些许释然。抬头凝视山中那一抹微光,只觉得它闪亮在最深处的心中,刺穿夜幕,渐次漾开,一圈一圈地漾开…… (原载《当代教育》2008年第1期)


                                                    2007.9.10夜

文章录入:当代教育    责任编辑:当代教育 
  • 上一篇文章: 海螺

  • 下一篇文章: 陌生情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