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征稿启事 | 文摘 | CIP查询 | 教研 | 文艺 | 教育巡礼 | 媒体联动 | 证件查询 | 电子版 | 大赛视频 | 
您现在的位置: 当代教育网 >> 文艺 >> 学生文艺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天国母亲         ★★★ 【字体:
天国母亲
作者:康兰平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774    更新时间:2008-10-5

 

    母亲住在天国,你说邮递员怎么把信送到那里?
  可不是有天国的阶梯吗?
  呵呵,不用那个,你把每封信写上母亲的名字,然后我用火把信烧了,等信化为灰烬的时候,母亲就收到了。
  虽然,明知道这只是一个美丽的谎言,但是我的内心还是被感动充盈着。因为那是善良的父亲隐忍着失去爱人的伤痛无奈但却幸福地为年幼的儿子编造的美丽的谎言。尽管失去了最亲的亲人,但是他们彼此都已经找到了平衡内心的方法,从而微笑着面对生活的延续。对于父亲而言,妻子走了,走了那么多年,但却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消失在记忆中,因为在没有妻子的日子,他通过写信记录最想对妻子说的话,希望她能阅读自己的心,渴望她能了解自己至死不渝的情谊。对于年幼的儿子而言,失去母亲让他不经意间失去了幸福的天堂,在他幼小的心灵也隐约了解到母亲已经离开去了遥远的地方,再也不会回来。可是他毕竟是个懂事的孩子,虽然极度思念母亲,却依然用他独有的方式表达自己对母亲的深深眷恋……
  这则故事,让我泪流满面。因为它深深刺痛了我内心深处最柔软,最不可触摸的部分。和故事中那个小男孩一样,我也失去了我亲爱的母亲。一失手,坠落了世上最稀有的珍宝;一不经意,失去了自己的天堂;一转身,世界天翻地覆;一回首,竟是春残月落,泪雨迸飞;只一瞬,心沉沉地坠向了黑暗无底的深渊。我闭上眼睛,希望这不过是一场噩梦,一觉睡醒依然可以看到母亲温暖的笑容。可是,母亲你永远地离开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那个时候,任何一个不经意的场景,甚至别人的一声“妈”都会让我的心一疼,泪水溢满双眼。每天,一推开门,我都会习惯性的找寻母亲那张让我思念、惦记的熟悉的面孔。可是,母亲始终没有出现。因为她不在了,没有了,就像水被蒸发掉了。再也无法看到母亲在夏夜的星空下,手执蒲扇,为我驱赶蚊蝇,为我送来清凉;再也听不到母亲用亲切柔软的声音呼唤我的乳名;再也感受不到母亲那双枯瘦粗糙的充满慈爱的双手抚摸我被泪水濡湿的面颊。
  母亲的过逝在我心里留下太大的伤口,我常常按着胸口,试图减轻痛苦。可是,很快我发现愈合的只是皮肉,伤痛的深处,时时有汩汩的血流出。我觉得我生命中的很大的一部分被母亲带走了,没有药可以医治心灵的伤痛,也许只有“忘记”。可是,记忆无法随着死亡消失。于是在无数个夜里,我重复着同一个噩梦:我眼睁睁地看着母亲慢慢闭上眼睛,我哭着喊着乞求她不要离开,不要丢下我;可是无论我如何哭喊,母亲的眼睛却再也没有睁开。
  从小就脆弱的我,在母亲的心中,一直是一个需要呵护的孩子。母亲始终是我治疗创伤的暖巢,她用宽容、慈爱、温情抚慰我受伤的心灵。有了母亲的关爱,我就不再孤单。可是现在,一切都消失了,母亲再也不能倾听我心灵的抽泣了。
  在现实中我无法找寻温暖的依靠,只好寻找文字的慰藉,寻找哲人理性的光芒。那些关于生与死的说教,曾经让我厌倦过。可是在失去母亲之后,他们成了医治我心灵伤痛的必不可少的药物。虽然,从小到大我是一个无神论者,知道人死如灯灭,所谓灵魂不过是生者的美好寄托罢了。可是如今我愿意相信这个世界有灵魂存在。
  如今,母亲已离开我整整两年了。我已渐渐习惯了没有母亲的支撑,依然努力地,快乐地活着。学会了自己默默承受压力、苦难,学会自己安慰自己。母亲你放心,那个你眼中老也长不大的孩子,已经懂事了,知道该如何用行动去报答你的恩情了。因为远在天国的你一定在默默关注我,如果我过得不快乐,在天国的你又怎么会幸福呢? (原载《当代教育》2008年第1期“大学天堂”栏目)


 

文章录入:当代教育    责任编辑:当代教育 
  • 上一篇文章: 一封寄往天堂的信

  • 下一篇文章: 家乡的梅雨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