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征稿启事 | 文摘 | CIP查询 | 教研 | 文艺 | 教育巡礼 | 媒体联动 | 证件查询 | 电子版 | 大赛视频 | 
您现在的位置: 当代教育网 >> 文艺 >> 学生文艺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我是一棵树         ★★★ 【字体:
我是一棵树
作者:缪婧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932    更新时间:2008-10-5

 

    你说我曾是一棵草,迷茫而仓皇。后来你又说我像一棵树,城府深深。
  多好。我就是一棵树,枝叶舒展。人们只在快乐或者忧伤的时候抱住我,其余时候各自营营役役。我用绿色的血液滋养土地,我渴望一直延伸,延伸至彼岸,我要在彼岸开出一朵妖娆红花,不轻易回望——你知,那便是万劫不复。
  我把脸色丢在一旁,想象。想象明天的太阳,或者阴云密布。我对那日的夸父频频招手,你知,我多热爱你,矢志不渝。
  双脚渐短,双目渐浊。我是一棵树。我落叶,落下一地荒凉,荒凉遮盖空旷,又被华丽掩盖。蛀虫爬上我身,对我猖狂耳语:“你知,你必不会赢我。”我抬头仰望,星空下风声阵阵,那狂妄小人从枯叶丛中抬眼望我,我便对它微笑,它求我,我大怒,将风沙卷起,吞噬它的眉目,“你既已如此骄傲,为何还要乞怜?”
  好,不做懦夫。我枝叶茂盛,根茎粗壮,不与那千年古藤盘根错节,不与那气盛幼苗强取头酬。我便是我,挺立,毫不张扬。也不妥协,任你风吹雨打。我悠然自得,看你匆忙骤变。
  你总在变,而我只是走。作为一棵树的宿命,只是将根茎延伸。我走不到远方,走得到远方,我要问你,命运,关你何事?你不过也是蛀虫,被我瞧不起。
  而我日渐衰老,多可怕。你便淡然对我说,我要结束你一生,将那枯叶焚烧,你的儿女必如你般茂盛,然你必将结束,因你已老去。我便说好,好。眉心纠结,那是宿命的模样,那再不是彼岸灯火,它已成脚下星光;我便说好,眼瞳晶莹,寂静空旷;我便说好,转头回望,来时路消失在际际天涯。我问,你怎样看我。你答,你是一棵树。
  来路归路,我可不再征战,终是回到最初。幕布拉下,那小丑脱下衣帽,多少眼光,多少欷歔,不过是一脸残败妆容。
  我便说好。

    作者单位:贵阳医学院05级医事法律系 

                        (原载《当代教育》2008年第1期“大学天堂”栏目)

文章录入:当代教育    责任编辑:当代教育 
  • 上一篇文章: 五月的雨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