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征稿启事 | 文摘 | CIP查询 | 教研 | 文艺 | 教育巡礼 | 媒体联动 | 证件查询 | 电子版 | 大赛视频 | 
您现在的位置: 当代教育网 >> 文艺 >> 小说长廊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网事往事         ★★★ 【字体:
网事往事
作者:蒋德明    文章来源:《当代教育》2009年№4    点击数:15941    更新时间:2010-1-24

 

 

 

在这个夏风吹落春花的初时,我算是明白了一个道理,并非万物皆有因果。玫瑰花开,谁见了结果的?上苍太逗人,让人用这无果的玫瑰象征爱情,是人太愚,千年之后,还是千年,没有一人去问玫瑰的结果。痴男怨女执迷不悟在红尘深处,将无果的花血淋淋的举起,近了的,看花无语,离去的,无语看花。孤寂的,酌半杯残酒,与夜对坐,听夜露哭花。青花梦醒,我却看见无果的玫瑰,在清晨的阳光里让人贱卖。

  雨中人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屏上仍浮着水凝烟留下的两行字:带着伤口回到当初背叛的城市,唯一收容我的却是自己的影子。她走了,一个如水如烟的女人,像清晨水上的雾气在晨光里散去,你看得清清楚楚伸手却抓不住。雨中人闭上眼睛,晨露般的液体从眼睫毛上滚落。屏上有一封邮件的提示,是一位叫云水禅心的女子发来的,就是这个女子,让他以为坚固的爱情瞬间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倒塌了。也是这女子的文字,让他门庭若市的空间一夜间冷清了下来,有的红颜,不来他的空间了,来了的,也不出声。有人说他此时的空间真是:水清鱼读月,山静鸟谈天。他苦笑,于是,他给我讲了他的网事往事:一个男人与三个女人在空间的情感故事。

 

  雨中人开空间不到三个月,就发现自己的空间有一个常客:泪儿。这位叫泪儿的女子几乎每天都要在他的空间逗留好长时间。生活中的雨中人很少找话题与人说话,在空间,更不可能。泪儿是一个聪慧的女子,悟出了雨中人不像她曾相遇的众多男子,她若不主动与雨中人说话,也许这一辈子雨中人都不可能与她打招呼。

  就在雨中人挂出《缘来缘去》的日子,泪儿将这篇四千二百多字的散文反复看了几遍,看得湿了不少纸巾。雨中人初恋的痛,感动了不少人在评论栏里留言,被雨中人的文字弄得伤感的泪儿也忍不住在评论栏写下:“我每读一遍就流一次泪,从上帝的眼睛里望过去,爱,像一滴眼泪。在人的心灵里,能与上帝争抢位置的,只有爱情。上帝能主宰一切,却无法阻挡世人爱之泪的诞生!”

  雨中人在一家报社做编辑工作已十五年,一直编的都是情感类副刊。从泪儿的评论里他知道这是一个文字功底不错、心思细腻的女子。她的文字表达,露而不张扬,让你明白又不敢肯定。雨中人对待不肯定的判断,总是以静观变,他想起自己十多年前写过的一首《致雪莱》的诗,其中有这样的句子: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于是,我们学会等待。——他笑了,没理会泪儿的评论。

  泪儿的自尊心受到创伤,几天没来雨中人的空间。雨中人不见了熟悉的影子,不自觉地去了泪儿的空间,看了不少泪儿的日志,泪儿的文字的确是想象的那般耐咀嚼。泪儿发现雨中人在她的空间,呼他说话,她说:“我想,你会来,一定会来的。”雨中人问她为何如此肯定,泪儿笑而不答。

  这样的一次次相互走访,谈风干文字里的水分,品整遍文字里的布局,尝一句话里的寓意,思省略外的未尽,想彼此为何这般看法一致。

  几天后,雨中人又挂出了一篇新日志:《守候者情书》。这篇日志泪儿读了不下十遍。

 

紫梅:

  昨天晚上我走了以后,你是不是想了很多呢?是的,你可以由此展开一种揣测,你可以的。你送我出门的时候,我看了你眼中闪亮的泪光,我真的好想轻轻地揽你入怀,不让夜里的寒风吹凉你忧郁的脸。开心一点,好么?你隐忍痛苦的模样,是我心中一根尖锐的刺。

  三十岁以前,我对女性侧重于外在感觉的愉悦,随着年龄的增长,尤其是进入四十岁以后,这种感觉变了,一个完美的女人,她能从心之深处燃起男人所有的动力。我没敢想我这一生还有什么浪漫的故事,我是一个比较迂而老套的人,循规蹈矩,按部就班。见多了男人女人们在物欲横流的现实中杀得头破血流,我对生活有些无话可说的厌恶了。说真的,我现在都不能断定认识你究竟是上天对我的奖赏还是对我的惩罚。

  我一度以为那些在婚姻外的情感都是轻浮的,没有真诚可言的逢场作戏,直到认识你以后,我发现我在你面前的掩饰常爆发空前的创造力,甚至当你的身影掠过我的眼前时我会有一种如梦的感觉,想到你时我几乎无法压抑精神和肉体对你的渴望。我这样说,你不要笑,一个四十几岁的男人只有对着他至爱的女人才会有这样的坦白。

  我知道你在家与我的这份情感之间的选择是焚心的痛苦,我亦体谅你迟迟下不了决心。只是我真想拥有你的每一个白天和黑夜,我想在飘雨的夜晚与你共暖深冬的咖啡,我想在有月的夜晚为你吹响那管尘封已久的洞箫。紫梅,你这个能坦荡出我大脑深处的浑浊的小女人,今天是周末,我能从我独居的小屋感觉到别人家都是满满的,我为了我的小女人,离开了我生活了十二年的家,我对妻儿是负疚的,但我只有离开了他们才能有权等待你的选择。今晚的孤独让我不停地想你,我想象你散了发丝,素面朝天,自在地靠了沙发听那张老唱片;你系了围裙在厨房里做一个能干的主妇;想你在上一世正为我秉烛西窗……

  情感就这样从心底狂涌而出,一种痛苦模模糊糊,我只想真实地被你所环绕,这一生也算是实实在在地握住了一点什么,这种期盼越来越清晰,你不可否认的,在我们之间的确存在心与心相通,情与情的相融,眼神与手势的默契,这沉淀的是我四十多年的生命。

  我听见窗外有雨,寒意越来越浓了,夜越深,风便凉一分,只是这种越来越沉重的孤寂,就这样开始紧紧地、紧紧地缠绵在心头了。自然,想你时的那种痛,也就更清晰地在心中撕得入骨的深刻。

  我常想,如果我这一生中没有你的爱相伴,也许,生命有没有这个形式都不重要了。我的小女人,我是很感谢你的,因为爱你,因为等你,我现在认为我的情感世界是那样的满,孤独的等待又让我们的爱愈发深,有一份相通的默契在岁月如流的风中已刻划进我的生命。我想,我会在今后所有的日子中拥有你的祝福的,就算有那么一天,我先你而去,那半为风雨半为红尘的魂魄,依旧是你永远的守候。

  我等候你的回答,不管你怎样选择,你都该知道,我穷尽今生,在这里固守!

  再一次地呼唤你,我的,至爱的紫梅!

  好梦无数!

 

你的守候者:雨中人

 

  泪儿问道:雨中人老师可以讲讲婚外情的故事吗?

  雨中人道:有人对我不错,但只有故事,没有事故。

  泪儿:你对那人也不错。

  雨中人:是的。算是三尺之距的红颜。俩人之间永远保持三尺距离。

  泪儿:明白。老师动了真情。

  雨中人:我与前妻分手后,她曾让我叫着儿子,她带着  女儿出去旅游一次,两个孩子的反感情绪告诉我们,一切只能到此。

  泪儿:老师就放弃了,只为孩子?

  雨中人:有人给我介绍女朋友,她要去参谋,在关键时刻,她说:这桃花好美,我们俩来一张合影。这样,与我谈得已投入的人,便说:我们只能是相见恨晚了。

  泪儿:她不想让你有别人的。

  雨中人:有人追她,我上远地开一个文学笔会,只一句:你不是一个人了,这次就不带你了,她说:你等。请了假就跟我上车,让追她的男人,打烫了手机打没了两块手机电池的电。

  泪儿:既然两情相悦,为何?

  雨中人:这样的不远不近的五年,都累了,最后剩下的只是关心,知道彼此成了夫妻不如成为朋友的好。

  泪儿:五年?天啊。

  雨中人:五年的不远不近。

  泪儿:刻骨一生。

  雨中人:在众同学面前,由于车里没位置,我让她坐,她不坐,同学们起哄,她就坐在我身上,没人时,两人不敢相近。去好朋友家,好朋友是自个睡去,由她为我准备洗漱。

  泪儿:她,你,谁在谁前先单身的?

  雨中人:她先离婚的,但不是因为我。是她先生的不是。

  泪儿:你们经常见面?却始终保持三尺之距?

  雨中人:是朋友了,都说好的。

  泪儿:从恋人到朋友,你们能做到?

  雨中人:我什么也不会做,如果要有家,她必须什么都要累。记得有一次,她专为我表现,从十点就开始在厨房忙,到十二点四十分两人才吃成午餐,只是三菜一汤。

  泪儿:你开心坏了。

  雨中人:是呀,以往她多数是在报社用午餐,做得极少,又都是搞新闻的人,谁也不会为爱当保姆。

  泪儿:为爱当保姆?真是应了那句:相爱容易,相处难啊。

  雨中人:对了。

  泪儿:你们曾是同学?同事?

  雨中人:大学同学。各在一家报社。

  泪儿:老师可有聊得来的网友?

  雨中人沉默,好久,才在屏上留下:仿佛有帆。

  泪儿:谁?

  雨中人:其实无舟。

  泪儿:哦!老师不要长时间的坐在电脑前啊。不健康。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文章录入:当代教育    责任编辑:当代教育 
  • 上一篇文章: 老师的谎言

  • 下一篇文章: 洗手机(外1篇)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