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征稿启事 | 文摘 | CIP查询 | 教研 | 文艺 | 教育巡礼 | 媒体联动 | 证件查询 | 电子版 | 大赛视频 | 
您现在的位置: 当代教育网 >> 文艺 >> 教师频道 >> 教师心声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力点         ★★★ 【字体:
力点
作者:卢靖  张令振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322    更新时间:2010-4-28

 

教室里,我正在绘声绘色地讲着《人类语言》一文,一声猫叫,全班同学先是一愣,继而哄堂大笑——我大为恼火。学生渐渐平息下来,教师里相当安静,谁把猫带到教室?我的声音提高了许多,且明显地带有威严。南面靠墙的一位女生站了起来,超乎异常的平静。我说:下课到我办公室去,你先坐下吧!

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位瘦弱的小女孩,一脸平静,眉宇间有着与她年龄不相符合的成熟。

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把猫带到教室?——我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温和一些,因为我接任这个班的语文还不到两周,不想把师生关系刚开始就搞的紧张起来;再者我发现这个小女孩有些与众不同。可是她对我的问话好像没听见,站在那里,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我还想继续问她,上课时间到了,我只好先让她回去上课。等到课外活动时间,班里团支部书记找到我说明课堂发生的猫叫事件。她说那女生名叫王惠珍,父亲原始矿工,大前年矿上出了事故,家里只剩下她和妈妈两个,妈妈因此精神失常。她从上初一就这样——沉默寡言,性格孤僻,大家都习惯了,叫我不要太介意。我立刻意识到这个单亲家庭的孩子有着较为严重的心理障碍,她把自己封闭的结结实实。

我决定再找她谈谈。我语重心长地从家庭到心理,到周围人的关系谈起,说明这样做的后果与危害。尽量使自己说的动情一点。可她却低着头,平静的保持着沉默,一向以能言自诩的我确实有些恼火,真想拍着桌子大声指责,可理智告诉我这样做只会适得其反。

深思熟虑之后,我决定第三次找她谈话。这次我让她坐在我办公桌的对面,我的谈话就从那只猫开始:

那只猫是你家的吗?

她轻轻地摇头。

那是从哪里来的?我又问。

拣的。

你为什么要拣她?看她不出声,我又加上了一句:你是可怜它吗?

她望了我一眼没有出声,可是眼里却突然满含泪花。接着,哭得越来越厉害——我耐心地等着,并不阻止,等她稍稍平静下来,竟然主动地开口,向我述说她的不幸。她说她爸爸在的时候,她有一个幸福的家,她天真活泼,爸爸出事,家里就像是塌了天,妈妈整天自言自语,唠唠叨叨;自己上学放学无人过问,回到家经常是锅灶冰凉,逢年过节家里冷冷清清,学费及生活费用均有矿上支付,可自己却没有了学习的动机,她几次想辍学,可经不住老师的苦劝。昨天在上学的路上,看到这只浑身脏兮兮,无人过问的可怜的小猫,我把它拣来了。老师,对不起——

我一直认真而专注地听着,但有一点我非常清楚,结在她心灵深处的包裹着自卑与孤独的厚厚冰层正在悄悄地融化。我没有给她讲那些大道理,只是真诚地给她说老师不介意它拣猫,并给她说老师和同学都会爱护这只小猫,并且,相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小猫一定会健康地成长。接下来,我悄悄地让大家主动地跟她接触,包括谈心,游戏,讨论问题,办班报——都有意识地让她参与。课堂上我让她念课文,同学们惊奇地发现原来她的嗓音是那样的动听悦耳,热烈的掌声让惠珍同学面带红光。现在从三(2)班教室门前过,会经常听见她清脆的笑声——

通过这件事,使我深刻地认识到,当时稍有疏忽对她来说,都有可能酿成大错。在帮助这类学生的时候,有时光有诚意和热情还不够,关键是要找到撬开他心灵深处的冰层的最佳支点,利用好打开他心灵的钥匙,让他感觉到老师不是可怜他,而是了解他,同学们不是疏远和嘲讽他,而是诚恳地帮助他。使自己慢慢消融掉已经裂了缝的冰壳,从封闭中走出,笑着面对学习和生活。

 

文章录入:当代教育    责任编辑:当代教育 
  • 上一篇文章: 我和学生同考试

  • 下一篇文章: 我们要“俯下身子”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