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征稿启事 | 文摘 | CIP查询 | 教研 | 文艺 | 教育巡礼 | 媒体联动 | 证件查询 | 电子版 | 大赛视频 | 
您现在的位置: 当代教育网 >> 文艺 >> 散文亭台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感念父恩       ★★★ 【字体:
感念父恩
作者:冯兰    文章来源:《当代教育》201101    点击数:3251    更新时间:2011-6-25

 

    有人说父爱如灯,有人说父爱如海,有人说父爱如山。
   
真的,父爱真的如山一样沉重。
   
没有谁能知道父亲他的一生究竟为了谁。普普通通的生活,平淡地如同墙角的幽兰,坦然地如同堤岸的芳草,只是默默地生,静静地死;没有人生的大喜大悲,对待生命没有苛求,只是默无声息跨越生命长河,如流星划过星空。然而,我却时常想起他,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也如同流星一样,于是独自常常在星空寻找一颗属于自己的星。
   
儿提时的夏夜依偎在父亲的怀中,静听星空里美丽的传说。闻着旱烟的味道,每每恬然独自熟睡,做着甜蜜的梦。一觉醒来,才发现自己早已经躺在温暖的草屋里。
   
有一段不再可以依偎在单薄肩膀的日子里,渴盼父亲的归来。母亲拥着七个饥饿子女,守候着清贫的生活。那天谁都知道已经没有买火柴的一丝希望,直到现在我依然收藏着父亲带回家的泊头洋火
   
我依旧惦念着那段黑白色的岁月,想象着那个月夜父亲乘着煤车归来,我见到唯一的是闪亮双眼,他身体如同煤炭黑。流泪的双眼永远珍藏着,这一份苦难的亲情与幸福。
   
时光一去不会再回头,没有人愿意重温沧桑日子。然而我却不懂得草屋与往事为何深深烙印在心中,时常想起独自黯然落泪。
   
也是一个满月的夜晚,母亲的哭泣惊醒了睡梦中的我。多少年之后我才明白,那夜农村秋收打夜场,父亲母亲加餐的白米饭留给我,却被生产队长打翻在地——只能当场吃掉,不能带回。为此,年青饥饿的父亲找队长评理,却被他的老婆——一位柔弱的女子骑在身下痛打。屈辱后剩下的惟有眼泪。然而呜咽不能替代屈辱,只有自己学会坚强,忍受苦难。没有谁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只能靠自己。
   
那日,烈日下看着父亲独自用单薄的肩一袋袋,抗下十吨的粗盐。我看着脊背殷红的父亲站在屋檐下汩汩地饮着大缸里发绿的雨水。他看见我,走过来,在脸摸一把汗,便从裤兜里摸出两分银币,去买只冰棒吧。
   
渐渐苍老的父亲开始每日与酒为伴,酒到尽处便是老泪纵横;母亲却是转过身去,用衣襟抹下眼睛,在一旁说:过去的,说它有什么用呢。

   
高考临近的日子里,父亲嘱托母亲:小权的一日三餐都得有营养,要不身体吃不消。鸡蛋成了我每天的主食,父亲却抽着三毛钱烟,喝着一元一瓶的白酒。他看见整日沉默消瘦的我,说:只要你尽力去考,能考什么就什么,我不给你压力。如果你能考上大学,我砸锅买铁也会供养你。

   
我知道父亲期望我的目标。可是无能满足他愿望,当他看见我师范大学录取通知书,不屑一顾扔在饭桌下。

    
庭院里漫长的黑夜只有我的哭泣。母亲站在身后,你爸就是那个脾气——他知道你想再复习,他说怕你压力太大,也不知道明年会是什么样。他等你开学就送你去徐州。母亲用衣襟擦着眼睛,把我扯回住处。
   
入学的那夜,父亲和学友的父亲酒醉后甜甜地睡在我们的宿舍。
   
第二日,父亲坚决不让我送他出校门;然后从用母亲头巾裹着的腰中摸出一叠零碎的钱塞给我。拿着,在家百日好,出门一时难。
    
爸,我身上还有钱。

    
我身上的钱够打票。父亲把钱塞给我便乘车远去。

   
每周写信回家只是说道:母亲大人在上……
    
不久妹妹来信说:怎么每次只有母亲,没有父亲呢?我才发现自己忘记所有的父恩。
   
不知道为何,在外的日子梦中总出现母亲劳碌的身影。毕业那年的一天深夜突然梦见自己为人奔丧,那人却是我的父亲。惊醒之后泪水早已弄湿被角和枕巾。
   
见上父亲最后一面,我已泪眼婆娑,却不敢出声。背对父亲,泪如泉涌。
    
哪家还有不死老人的呢!以后你好好照顾你妈,她和我一辈子受了不少苦,也不容易。
   
转过身时,父亲却浑身颤抖,双眼翻白。

   
父亲就这样走了,我却无法偿还这一份沉重的爱。
   
如今想来真的欠他的太多,没有来得及尽以孝道,未能报答父亲多年的养育恩情。

文章录入:当代教育    责任编辑:当代教育 
  • 上一篇文章: 乡下的野菊花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