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征稿启事 | 文摘 | CIP查询 | 教研 | 文艺 | 教育巡礼 | 媒体联动 | 证件查询 | 电子版 | 大赛视频 | 
您现在的位置: 当代教育网 >> 文艺 >> 文学大赛 >> 小学生获奖作品选刊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图文]根在老家         ★★★ 【字体:
根在老家
作者:王川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144    更新时间:2012-3-25

 

 

在我的记忆中,到老家去的次数不超过五次,因而对于老家,在我的印象中,依稀记得只有大山、古树、老屋和爷爷。

再有一个星期,2010年的除夕就到了,爸爸主张到老家过除夕,而妈妈则坚持在县城,父母各持一词,互不让步,按照以往的惯例,该由我抉择。我看看爸爸,回头看看妈妈,回想起老家那坎坷崎岖的山路和那里艰苦的条件,我毫不犹豫的选择站在妈妈这一边。妈妈笑了,仿佛胜利;爸爸愣在一边,不再言语。此时父亲的神情,似乎不仅仅是失败一词就能够勾勒出来的。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妈妈一直在忙碌办理年货,不亦乐乎。我没有出去找院子里的同学玩耍,因为他们都随父母回老家过年去了。爸爸很少说话,只是偶尔出去一趟,略一小时便回来,便坐在阳台上抽烟,注视着老家的方向,天天如此……

看着爸爸木在那里,满脸的失落,我隐隐约约感到一阵的心痛。走近爸爸,发现他的白发似乎比之前更多了,我甚至为我的选择有了些许后悔。我问爸爸:“您真的非常希望回老家过年吗?”爸爸没有回过头来,絮絮的说:“是啊,我的根在那儿,我的根在老家。”“根在老家?”我似懂非懂。

除夕那天,妈妈起个大早,宰鸡杀鸭,在厨房忙碌着,我也在妈妈身边打下手。爸爸起床了,妈妈为他煮了一大碗面条,我端到爸爸的手上。爸爸要是在平时,三下五除二,一碗面条便没了,可是今天,爸爸吃了两口,便把近乎整碗面退回到厨房。坐在阳台上抽烟,一支接一支,没有说话,比前几天抽得更凶,偶尔传来一阵咳嗽。下午三点,厨房的工作基本就绪,摆了一桌子的菜。这时候,爸爸走到厨房说:“你们在县城过年,我去老家了。”我和妈妈一怔,还没有回过神来,爸爸已匆匆下楼,隐隐传来爸爸打开车门的声音。“快,川,让你爸爸等等!”妈妈急切的说。我奔下楼,拦住了爸爸,半个小时之后,妈妈从楼上下来,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爸爸打开后备箱,里面不知什么时候早已塞满了物品——酒和水果。

爸爸开车,我和妈妈都没有说话,音箱里传来满文军的那首《父亲》的旋律,“那是我小时候,常坐在父亲肩头,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忘不了粗茶淡饭将我养大,忘不了一声长叹半壶老酒,等我长大后,山里孩子往外走,想儿时一封家书千里循叮嘱,盼儿归一袋闷烟满天数星斗,都说养儿能防老,可儿山高水远他乡留,都说养儿为防老,可你再苦再累不张口……”听着听着,我似乎对根在老家”有些许感悟。两个小时之后,大山、古树、老屋、爷爷次第呈现在我的眼帘。大山、古树、老屋依旧,只是爷爷的头发更白了。车门打开,爷爷便出现在我面前。二叔告诉我,爷爷在家门前等了你们一家整整一天了。爷爷牵着我的手,我走进了久违的老屋。爷爷拿起一条四脚小独櫈子,用嘴吹去上面的灰尘,又用衣袖在上面搽了几下,摁我坐下。就是这“一牵一拿一吹一搽一摁”,我感到局促不安和愧疚。

祖孙三代围坐。爸爸坐在爷爷身边,我坐在爸爸的身边,除夕餐开始了。今晚上的餐桌上菜非常丰富,老家的土鸡、熟潲喂养的猪肉,再加上我和妈妈早上精心准备的菜肴,整整摆满了一桌子。爷爷高兴,父亲更高兴。席上,爸爸为爷爷不断的斟酒,爷爷不断的为我夹菜,其乐融融。这种朴素的氛围,我从未感受过,可以说生活在城里的人也都少有感触。这餐饭吃了很长时间,在推杯把盏之间,爸爸的脸涨红了,爷爷说话的声音高了,他们父子之间无语不谈,无话不说,一边是我爸爸不断的为自己平时不能很好的照顾我爷爷而自责道歉,另一边是我爷爷对我爸爸的体谅和包容。爷爷说:“你们工作忙,只希望你们每年回家吃一顿团圆饭,我今年已经年近古稀,剩下的日子不多,只要能看到你们回家,看到你们平安,就喜欢。儿孙们啊,不管你们走多远,不要忘记老家,不要忘记这里的亲人和乡亲,因为你们的根在这里。”爸爸的眼润湿了,我的内心一阵酸楚。

饭后,爸爸为爷爷倒了一杯茶,并呈上一个大大的红包,说是让爷爷平时零用。爷爷从内衣口袋里取出一个泛黄的塑料包,用颤微微的手小心的大开,我亲眼见,里面全是一元面额的钱,略有三十来张,他取出五张,塞在我手上,说是压岁钱。这一夜,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回想这几天发生的事,瞬间我觉得我长大了,我终于读懂了“根在老家”这句话,知道爸爸为什么坚持要回老家过年的原因,在爸爸和爷爷之间,有条血肉凝固的根,一端系着爷爷对儿孙的牵挂和担忧,另一端捆着爸爸对爷爷的孝道和责任。

几天之后,我们向爷爷告别了,爷爷一直送到村口,几次三番的叮嘱我爸爸,有空时一定要回家看看。爸爸开着车,车速很慢。车窗外,大山、古树、老屋,还有爷爷,慢慢的,一点点的,远离了我们,最后消失在汽车的后边……

(“艺义丰”杯第三届《当代教育》贵州省小学生作文竞赛一等奖作品。作者:平塘县摆茹小学六年级(1)班  王川  指导老师:李会勤

文章录入:当代教育    责任编辑:当代教育 
  • 上一篇文章: 捡破烂的女人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