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征稿启事 | 文摘 | CIP查询 | 教研 | 文艺 | 教育巡礼 | 媒体联动 | 证件查询 | 电子版 | 大赛视频 | 
您现在的位置: 当代教育网 >> 文艺 >> 文学大赛 >> 中学生作文大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爹娘的味道(小说)         ★★★ 【字体:
爹娘的味道
作者:王忠青    文章来源:《当代教育》2012年№4    点击数:2186    更新时间:2013-3-21

 

  微风吹过,陶醉了一片野鸭,摇摆着的芦苇输送着河滩上的笑声。阳光把村落铺设成了一片梦境。小屋旁,点点绿魂,青山外,声声幽啼。万物沐浴在和煦的阳光中,显得和谐动人。
  清风吹来了几行清泪,数点哭声。忙碌在小院中的李大娘听到这哭声,心中泛起了愁。李大娘对这哭声特别熟悉,知道又是孙子二胖在哭。每每听到这熟悉的哭声,李大娘的心如针扎般的刺痛。她放下手中的活计,望了望远方,日积月累的期盼泛滥成了一片海洋。
  河滩上的哭声断断续续的,总被一阵阵坏笑淹没。隐隐约约听到对话:
  “二胖,你爹娘呢?”
  “他哪有爹娘哪!他就是野种。”
  又是一阵坏笑。二胖感到委屈极了,头也不回地朝着家的方向跑去。
  二胖一头钻进了李大娘的怀里,哭着,嚷着:“奶奶,我爹娘呢?为什么别人都有爹娘,我却没有爹娘!”
  李大娘的眼眶盈满了泪珠,抚摸着孙子的头。
  “不哭,不哭啊我们胖儿有爹娘的,别听他们瞎说,我们胖儿的爹娘出远门赚大钱去了。”
  祖孙俩哭成一团。二胖看到奶奶哭了,就止住了哭声,安慰着奶奶。李大娘见二胖不哭了,也平静下来。二胖掏出弹弓,朝天空打去,仿佛希望能打落一片云彩,云彩上面写满了爹娘的消息。小小的期望装满了小小的村,小小的人儿还在等。
  突然,二胖发现院子的枣子树结果了,惊喜地喊到:“奶奶,奶奶,你快来看,枣树结果了。”
  李大娘抬头看着,脸上的愁容俨然被点化成了笑容。
  “结果了,结果了!”
  祖孙俩的笑声交织在一起,好像在叩问着那枣树:
  “远方的亲人何时还啊?”
  李大娘忽然记起了一件高兴的事儿,跑进屋子里,拿了把铲子,跑到枣树下。
  “二胖,快来帮奶奶”。
  “奶奶,啥事啊”。
  “帮奶奶把这土铲开,这土里埋了好东西呢”。
  二胖跑了过去。一铲接着一铲,埋藏在土里的神秘的东西开始一点点显现出来,二胖瞪大了眼睛,怕它飞了似的。奶奶娴熟地铲着土,终于全显露出来了。原来是一酒坛子。
  里面装的是什么呢?二胖挠挠脑袋瓜想着。
  奶奶拿了一张凳子,坐在枣树下,跟二胖摆这个酒坛子的故事。
  “你刚出生不久,你爹娘就到了很远的城里打工。奶奶希望他们早去早回,就用枣子泡了这坛酒。”李大娘停顿了一会儿,接着说:“当时你刚出生,可现在都上了二年级了,你爹娘连半点音讯都没有。不过,听说城里是个好地方。”祖孙俩陷入了一片茫然。二胖不敢抬头看奶奶,低着头和趴在他脚上的黄毛狗嬉戏着。
  黄毛狗是二胖唯一的要好的朋友,每当遭到小伙伴们嘲笑时,他总是跑回来向小狗倾诉,二胖平时里叫黄毛狗小黄,他俩的关系可称得是铁哥们。
  小黄嗅着坛子。
  “奶奶,小黄要喝酒”。
  李大娘的愁绪被孙子稚嫩而纯真的呼声惊飞了,李大娘看着孙子。
  “胖儿啊,爹娘会回来的。来,我们喝酒”。
  李大娘如遇珍宝似的细心地剥下酒坛子上一层层的密封网。这坛酒在地下埋藏七八年了,仿佛是酿久了的期望,嗖一下,溢满了整个村子。村子里有不少的品酒行家,嗅到这么醇厚的酒香,经不住诱惑,三五结队地来到李大娘家。李大娘是位好客的人,来的都是乡里乡亲的,平时家里有什么事,乡亲们都来帮忙,这不是酬谢的好时机吗?
  李大娘忙前忙后地为乡亲们倒着酒,好几位乡亲争着为李大娘倒,可热情的李大娘就是不肯。乡亲们看得出,李大娘老了,李大娘真的老了,乡亲们也在尽力寻找着李大娘的儿子,可就是没有消息。这一刻看到李大娘脸上洋溢着的笑容,又不忍心谈起那伤心事。
  二胖在一旁乐开了怀,看着乡亲们品着酒,他模仿乡亲们抿酒的姿势,稚嫩的嘴唇上抿出了一朵花,把乡亲们都乐翻了。二胖腼腆地跑到奶奶身后。悄悄地跟奶奶嘀咕:
  “奶奶,我也要喝酒。”
  李大娘此时很释然,仿佛品透了这人情世故,读懂了这自然哲理,高兴地对二胖说:“来,品品,这是你爹娘的味道。”
  李大娘用碗给孙子盛了一小点,二胖端着碗,欣喜地往河滩上跑。芦苇形成的屏障沾满了酒香,芦苇丛中栖息的野鸭嘎嘎地叫着,仿佛也想品品。
  来到河滩上,小伙伴们还在嬉戏着,大家看着二胖捧着一个碗朝他们跑来,个个的脸上都布满了诧异的表情。二胖来到了小伙伴们面前,喘着气说道:“看看,这是我爹娘的味道,我奶奶说的,你们尝尝。”
  小伙伴们用手蘸着吃,从没吃过酒的小孩子们,尝后怪异地说道:“你爹娘的味道好辣啊!”一片笑声把二胖推向了茫然,二胖也用手蘸着尝了一下悄声说道:“真的好辣!”
  小黄也一道来到了河滩上,小伙伴们和小黄关系不错,也正是小黄的缘故,二胖也加入到嬉戏的队伍中来。他们在河滩上嬉戏着,领着小黄追赶着芦苇丛中的野鸭,野鸭们一群群被赶到天空,仿佛结成了一张网,将此刻的快乐网住。
  时间像流水一样,在流淌着,不久便夕阳在山,野鸭归巢。二胖今天可玩得高兴了,兴犹未尽地跑回家去。
  到家了,乡亲们已散去,二胖和奶奶在院子里静坐,二胖看到地上空空的酒坛,跑过去捡起来抱在怀里,又用手蘸来尝了尝。跑到了奶奶跟前,将手伸进了空空的酒坛子里蘸了一下,伸到奶奶嘴边:“奶奶,你也尝尝,这是我爹娘的味道。”李大娘看着二胖稚嫩的脸,幸福地笑了,二胖也莫名其妙地跟着笑了。
  祖孙俩坐在院子里,看着远方的芦苇丛相拥相吻,陷入了沉默。

    ▲该文系第三届《当代教育》贵州省中学生作文竞赛一等奖获奖作品,作者单位:纳雍县第一中学高一(26)班 王忠青  指导老师:朱仁秀

文章录入:当代教育    责任编辑:当代教育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眼角膜(小说)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