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征稿启事 | 文摘 | CIP查询 | 教研 | 文艺 | 教育巡礼 | 媒体联动 | 证件查询 | 电子版 | 大赛视频 | 
您现在的位置: 当代教育网 >> 文艺 >> 文学大赛 >> 中学生获奖作品选刊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组图]眼角膜(小说)         ★★★ 【字体:
眼角膜(小说)
作者:李姣    文章来源:《当代教育》2012年№4    点击数:2565    更新时间:2013-3-21

 

 
作者李姣在颁奖晚会上接受贵州电视台记者采访
 

  一场车祸,让他原本平静安逸的生活脱离了幸福的轨道,渐行渐远。
  七岁那年夏天的一个傍晚,他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看到路旁满是野生的草莓,红的、白的、紫的都有,惹得他口水直流,于是他便一边走,一边摘下草莓往嘴里送。晚上,他浑身抽搐,上吐下泻,昏迷不醒。父母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深夜里,父亲背着他在马路上狂奔。因为他们家离市区太远,父亲打不到车,只得背着他在马路上奔跑着,竭力地奔跑着。豆大的汗珠从父亲额上流下来,流过父亲的眉,蒙住父亲的眼,父亲也来不及去擦一擦。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
  “轰”,迎面急驰而来的一辆卡车把父亲撞倒了,背上的他被撞飞到马路边的荆棘丛里。父亲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躺在地上爬不起来了。他的脑袋嗡嗡作响,疼痛仿佛把他的心撕裂开来,随着血液一同涌到全身的各个部位。可是,他仍清醒地听到后面赶上来的母亲的尖叫声、卡车的刹车声、还有父亲歇斯底里的求救声。模糊中,他看到一大摊鲜红的血液流淌在父亲的周围,无尽地漫延开去。那鲜红的血在黑夜里渐渐地吞噬着他的父亲。
  他的双眼也被路旁的荆棘刺伤。至此,他的记忆被定格。醒来后,他成了单亲家庭的孩子。
  九岁的他在生活中缺少父亲这个角色已经两年了。两年中,他每次从噩梦中醒来,都会听到母亲在旁边的啜泣声。这时,他便嗷嗷大哭:“我要爸爸!我要爸爸!……”
  可母亲非但没有给他以安慰和爱抚,而是大声地吼道:“你爸爸早就死了,在前年去医院的路上就死了!你,不准哭,男子汉怎么可以哭呢?”每次说完,母亲都会跌跌撞撞地甩门而出,留下他一个人呆若木鸡似地坐在床上。
  “我爸爸……我爸爸死了,死了……男子汉不许哭,不许哭……”他低声呜咽道。可是,母亲怎能如此对待他,如此对待一个尚不懂事的孩子呢?
  他觉得母亲讨厌他,仿佛他是置父亲于死地的罪魁祸首。
  十三岁,他上了初中。虽然个子不高,但却比同龄人成熟了不少。母亲虽然每天都会为他准备早餐——没蒸熟的馒头,但是却从来不会叫他起床,也不会给他收拾书本。他也从不在家里吃早餐,总之,他会以各种理由推辞。后来实在拗不过母亲,只好说拿着在路上边走边吃。而实际上他一出门,就将母亲做的早餐扔在路边的水沟里,因为这些馒头里总掺杂着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吃午餐是他最尴尬的时刻。装自备餐的饭盒里总会出现几丝银发,那本来就很涩口的饭菜也因此而更加索然无味。同学们总是在一旁指着他的午餐大肆嘲笑:“看,他的午餐多么'丰富多彩'呀!可见他的妈妈是多么的爱他。”说完便是一阵哄笑。他的脸上是红一阵白一阵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于是,他习惯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吃着味同嚼蜡的午餐,然后连同伤心的泪水一齐咽下。虽然母亲说过“男子汉,不许哭”,但是,周围传来的嘲讽声,钻进那如木桩般待在角落里的他的耳中,恍如一把把利刃扎进他的心脏,他又怎能没有泪呢?
  他开始埋怨母亲,邻人都说她曾经是个心灵手巧的女子,为什么她会做出这样的饭来?他就这么招她讨厌吗?他深深地感到,母亲一点也不爱他。
  十七岁,他长大了,可是心中的阴影却始终挥之不去。这时的他长得英俊潇洒,气宇不凡。邻居都说他长得越来越像他的父亲。记忆里,七岁以后母亲就没有为他买过衣服,甚至不上街,油盐柴米及其生活用品都是他去买的。
  他发现母亲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他。当别的母亲两眼充满爱意,温情地看着自己的孩子一点一滴地成长时,她的双眼总是游离在别处,目光从来不肯落在他的身上。她望着窗外发呆,唯独没有认真地注视过他。母亲的双眼似乎从来就暗淡无光,就像一摊没有微风拂过的死水,惊不起一点涟漪。
  二十三岁,他开始恋爱了。每次他都会带不同的女孩回家,向母亲征求意见。而母亲的头总是低着,说:“只要你喜欢,无论啥模样都好。”时间长了,他不耐烦了。母亲对他的冷淡,他觉得自己这十多年来所做的一切都毫无意义。于是,他毅然决然地搬了出去,每个月给母亲送去些生活费。
  三十岁,他已经事业有成,还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可是,母亲仍是他心中的痛,他对母亲的怨已经上升到恨。所以,他已有两年没有去看望母亲了。
  后来,母亲患上了绝症,每天孤独地等待死神的降临。也许是他一点也不知道,也许是他不愿回忆过去,也许是怨恨让他不能相信她是他的生母,所以他不愿再去看母亲一次,哪怕是一眼。他像没事人一般,平静地生活着。
  一个寒风呼啸、冰封大地的冬日,他正在温暖的居室里向着火炉、看着电视。母亲生前的好友打来电话,告诉他母亲已故的消息,并在电话里数落了他一番,他才同意去参加母亲的葬礼。
  葬礼上,他没有落泪,甚至已经麻木到不会动容,只是静静地看着母亲的遗像微微冷笑——那一张脸即使经过岁月的无情雕刻,同样具有一种无与伦比的沧桑美。只是那双眼睛仍旧暗淡无光,一如死水。
  葬礼还没有结束,他便要转身离去——他受不了这种悲恨交加的心理压力,他不愿再多看下去,就像母亲二十三年来没把目光投到他的身上一样。
  母亲的好友在他转身离开时狠狠地抓住了他的臂膀,大声吼道:“你知道里面躺着的人是谁吗?是你的母亲!生你养你的亲娘!”
  母亲好友的指甲抓破了他臂膀上的皮,渗出殷红的血液,这血很刺眼,刺眼得让他想起了那晚父亲的血。他不由地像当年吃了毒草莓一样痉挛起来。
  他的嘴角露出一条怪异的弧线,不屑道:“母亲?多么高贵的字眼!一个不愿多看一眼自己孩子的母亲也算母亲吗?她不配!”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划破寒冷而凄婉的天空。
  “你个浑蛋,你难道不知道你妈的眼角膜在你七岁那年发生车祸时就给你了吗?”
  那一瞬,他顿时感到头晕目眩,天昏地暗。此时遗像上的母亲,在他模糊的眼里变得多么美丽,虽然那双眼睛仍然未放出半点光芒。已被尘封的装满往事的匣子被打开了,记忆如洪水般倾闸而出。一向倔强的他立时泪流满面,像个孩童失去珍爱的宝贝一样在墓碑前号啕大哭……

该文系第三届《当代教育》贵州省中学生作文竞赛一等奖获奖作品,作者单位:织金县板桥中学九年级(1)班 李姣  指导老师:肖林章

文章录入:当代教育    责任编辑:当代教育 
  • 上一篇文章: 爹娘的味道(小说)

  • 下一篇文章: 水底(外1首)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