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征稿启事 | 文摘 | CIP查询 | 教研 | 文艺 | 教育巡礼 | 媒体联动 | 证件查询 | 电子版 | 大赛视频 | 
您现在的位置: 当代教育网 >> 文艺 >> 小说长廊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麻哥         ★★★ 【字体:
麻哥
作者:许圣龙    文章来源:《当代教育》2012年№4    点击数:2590    更新时间:2013-3-21

 

                                     1

  麻哥脸不怎么麻,只有零星的三两颗麻印,营盘寨,老老少少都这样称呼他。
  近半年来,麻哥总是失眠,不知是自己的亏心事做多了还是怎么缘故,只要一到半夜,心里总莫名地起了鸡皮瘩疙,翻来覆去眼睛总闭不上,老婆麻嫂也跟着受活罪,十天前一气之下在另一间屋子铺起了自己的专用床,念着让这老孤寡生蛆翻命吧与麻哥分了居,麻哥也觉得自己让麻嫂一起遭罪过意不去,便没说什么,任她吧!
  在营盘寨,人们当面都对麻哥恭恭敬敬。麻哥是村支书,从十六岁就当起,因这个村大多数人都是麻哥本家,其他姓氏的人属于杂姓,即便对麻哥不服气,但正如竹子,砍一根而动一林,惹不起麻哥这一大家族,只好忍了。三十六年来,麻哥在这个位置上八面玲珑,村长就像麻哥手里的棋子,走马灯似的换。
  那些被麻哥玩弄了权术而下了村长位置的人虽不服气,但镇里领导都听村支书的,麻哥能在这把椅子上从毛主席时代一直当到现在,也不是省油的灯,本身工作能力又强,因而与镇政府各任领导的相处都能和谐得像一个鼻孔出气,你还告谁。人家领导都以为是你丢了官,闹意见乱说别人坏话,也就不会在意,因此麻哥就像姜太公那样稳坐钓鱼台。
  也不知怎的,这半年来麻哥总觉得要出点事,右眼不停地跳。麻哥也暗地里请了邻村的郭半仙算过命,郭半仙说麻哥命中是走到了有些不吉的运数,这年命带三刑,天冲地克,是大凶之相,要麻哥做事注意些,需走一路望一程,别引动口舌,沾了女人,伤了元运,影响大好前程。
  那天下午,镇里的余镇长把麻哥叫到了镇里,说话有些软软硬硬,是由在麻哥地盘上建起的那个砂石场引起的。砂场是余镇长的一个亲戚办的,当然也给了镇刘书记和余镇长一些股份,麻哥也没站在干坎外,也得了一些好处费的。
  说的是营盘寨有不少村民联名到县里去上了访,为的是砂石场的这座山是分给了村民的自留山,但五年前麻哥将这座山的一个山头以500元卖给了镇林业站李站长,其实为的并不是卖山,是因为那年正在搞退耕还林工程,麻哥为了能在这件事上与李站长搭同一趟车,于是把这山做了交易,之后两人结成同盟,虚报了八百多亩退耕还林指标。但为了防止上边查实,因此名正言顺地将这一片荒山原始乔木林地顶了。
  坏就坏在李站长又将这片山林地高价转卖给了余镇长的亲戚开了砂石场,否则这么多年了,麻哥和李站长每年都领了国家近二十万元的退耕还林款,一直都相安无事。
  砂石场动工,村里的老百姓就起来与砂石场阳老板理论,但镇里叫了派出所干警出面,老百姓怕吃眼前亏,也就隔三差五地到村公所找麻哥。麻哥一脸横肉,没给村民好口气,说自己代表政府将这八百亩山卖给阳老板开发了又怎样,西部开发响应国家号召犯了哪条法了,你几个狗屎蜂都能造得起列子吗,再影响老子村工作,叫公安抓你几爷崽牢死你,判你一个妨碍公务罪或聚众造反,最低也按治安处罚关你十天半月的。
  但说归说,麻哥心里还真发了悚。
  那时是余镇长叫麻哥到了镇里办公室,说他有个亲戚要在麻哥村里开办砂石场的事,麻哥当时也感到为难的,本身他将那片山低价卖给李站长的事就有村民发现了猫腻,而这些钱当时自己也是挂靠在与自己关系好的二十多户村民名册上的,虽然这些年自己并没少给这些人家各种好处,该不该给低保的都让他们年纪轻轻的领着国家低保款。坏就坏在自己不该跟贵春媳妇沾上。那小妖精!
  贵春在福建打工学得一身养殖手艺,钱也没少挣,还娶回了一个像白骨精那样的用乌黑乌黑的那种墨染了上眼皮的江苏姑娘,身材袅娜得有点像《封神榜》里那个狐狸精变的苏妲己。听与贵春一起在福建打工的六指说这女的原是在桑拿里做小姐的,贵春和贵春的老板经常去那种地方,一来二去这江苏姑娘还真对贵春动了感情,与贵春一起回了贵州山区。可贵的是这么水灵的姑娘还能操持家务,孝敬贵春瞎了一只眼的老娘。

                                        2

  贵春去福建已半年,贵春媳妇在村里总是最活跃的,年轻后生们总想趁机吃吃豆腐,和贵春媳妇动手动脚地开玩笑。
  麻哥是老辈子,老辈子是不能与孙子辈媳妇动手动脚的,这是我们农村最丑的丑事,过去如果犯了戒,是要被媳妇们喂床布草的。但麻哥一想起那狐狸精的忽闪忽闪的眼睛,便心痒痒的,于是趁年初报村里吃低保的机会,麻哥又把贵生一家四口人都上报吃了低保,这些年麻哥用贵生名字顶着43亩退耕还林的补贴,麻哥早就给了贵春一家许多好处的,可这次他真要可谓黄鼠狼给鸡拜年,老爷爷的麻哥硬要想拔孙媳妇的灰呢,麻哥想起不由得也脸红了起来,不过想这妖精过去是干那行的,什么东西没经历过,人家能光临品尝,我就不能也识庐山真面目么?
  那天夜里从村公所回家已是午夜一点半,走到小学围墙根时,两个狗男女正在围墙下靠着墙干那丑事,那女的还荡声荡气地呻吟。麻哥想这哪来的野狗敢这样伤风败俗,将手里那射程500米的电筒一照,麻哥惊呆了,原来正是贵春媳妇和小学刘校长裸着下身走在了一起。
  麻哥一脸正气,这对狗男女一下不知羞耻地跪在了麻哥面前,求麻哥为他们遮掩。
  这校长也不是麻哥外人,是麻哥老婆的表哥的儿子,同时又是镇里刘书记的侄子,而与他乱搞的这妖精又是麻哥没出福的侄孙媳,这贵州山的亲戚是颠颠倒倒理不清。麻哥心里一琢磨,刘书记是这出戏中占上风的主,你如捅了这塘浑水,说不定自己还要吃亏呢,他刘校长最多调到另一个学校。[NextPage]

                                          3

  从村公所送走今天到村里来参观党员活动室的“县共产党员先进性学习领导小组”的黄主任一行后,麻哥由于多喝了两杯,又加上上边来的领导一再表扬麻哥的党员活动开展得好,宣传到位,因此关于群众上访引起的不愉快被抛到九霄云外。麻哥边哼着小曲边整理着今天上面领导翻了的材料。
  麻哥今天横竖吃饱了肚子的,老婆麻嫂回后家给二姨夫家幺儿分家去了,两个儿子都将家安到了镇上,一个在村里搞供电维护,一个村公所当村委副主任,每天回家都像老板那样开着豪华的私家车呢。
  想起自己这么多年的辛勤与造化,麻哥心里是甜滋滋的,人活一辈子,图个啥。
  当然二儿子要买车时麻哥也极力反对,这几年在这任上发了点小横财,还不都是托了林业站李站长的福,要不仅那点国家村干补贴,连招呼镇领导抽烟都不够呢。但二儿子说媳妇要他买。媳妇是特岗教师,在邻村的小学教书,二儿子每天都要接送,有了自家车多方便。听老二说后,麻哥也便无语了。这年头该享受便享受吧,麻哥想老二和他媳妇的想法并没错,为难的是也该给老大买。麻哥叫老婆  把钱拿出来给两个儿子时,麻嫂心痛得泪流满面。
  九点二十六分,门被推开了,走进来的是贵春那穿得让村里那些老年人都不好睁眼睛正着看的狐狸精媳妇。
  村里自从贵春媳妇来了后,不少年轻媳妇们也跟着敢穿那露着半截的花花肚子的衣服,也敢穿那裆浅得仿佛一不留神就会往下掉的裤子,几个思想保守的本家老辈子曾骂这村里来了这个骚货简直伤风败俗。小学里一群小孩子不知从哪听到或者是自编了儿歌“贵州姑娘就是怪,短裤穿在长裤外。”
  “麻爷爷好辛苦嗨,为了我们老百姓这么时日事还在办公呀……”一脸的微笑,贵春媳妇说。
  “有事吗,请坐。”麻哥一脸的严肃。
  “那晚真是对不起,你老海涵!”贵春媳妇看办公室里没其他人,脸红红地说,“爷爷是大仁大量,你老是见过世面的人,你想贵春一去都半年了,我一个二十多岁的孤身女人,日子也难过啊……”
  “也没什么,我理解,我并没说你们什么呀,只不过,你毕竟嫁的人是我侄孙,这样也太非主流了吧!”麻哥突然想起“非主流”这个词,这是他二儿子常挂在嘴边的词,都说麻哥过时老土了,人家那些花里胡哨的叫非主流。
  “哈哈,我就说麻爷爷与时俱进呢,您老真理解我们年轻人。”贵春媳妇给麻哥讲了那个叫南京的地方,讲了那里的村支书们那才是会享受呢,经常到她们“燃烧吧”来喝酒唱歌过夜生活,她也向麻哥讲了她们那里的令人眼花缭乱的美女呢。她说,江南多美人,而江苏苏州和南京的美人那才是真正的美人,多情风流温柔脱俗,不像浙江的,浙江的美人多冷美人,美而不具风韵……贵春媳妇也讲了她曾经的过去,本是苏州一所大学的学生,因看破红尘也为了生计,走了做小姐的道,这年头就是大学毕业了又怎样,她看贵春老实厚道,又能挣钱,因此嫁到了内地,她也不想在那条路上等到人老珠黄时才下嫁他人。
  麻哥已记不清了他们还聊了些什么,那晚上他给贵春媳妇批复了同意贵春在营盘寨建“花都养猪场”的申请,还同意划拨100亩村机动地作为该养猪场场址,并糊里糊涂地将贵春媳妇带到家里。不知贵春媳妇给他吃了什么药,一夜他都没让那小妖精闲着呢,他们还边疯边让那小妖精用手机照着相呢。
  直到天快亮的时候,贵春媳妇说怕她公婆知道她一夜未归而走了之后,麻哥才想起自己和那妖精照下的手机照片,不觉吓出一身冷汗。麻哥打那手机,手机已关机。

                                        4

  眼皮总是跳。麻哥每天都强打精神处理着村里大小事务。一方面指派村主任暗地里找一些农户签名补齐自己与镇里领导将这片林地的上千亩转卖给阳老板开办砂石场的相关资料,同时与余镇长紧密配合请派出所协助对带头阻拦开砂石场的几个村民给予点下马威。
  砂石一车车往外运,村里近月来仿佛也相安无事,麻哥总算喘了口气。
  但让麻哥感到麻烦的是这片山地真正的土地主权人的三十五户人家都没在村委出让林地的协议上签字,而这些人家的名字全是按余镇长吩咐那样采用瞒天过海,让那些得了麻哥好处的村民冒名代签的,麻哥知道本身这个险招就是违法行为,但一想是镇长的主意,是村主任挨家挨户去做的,自己也是让得开的,也便放了点心。[NextPage]

                                         5

  尽管镇里的刘书记和余镇长一次次将营盘寨村村民上访的事做了冷处理,但事情还真的让刘书记们感到闹大了,如今的老百姓已不好对付了,搞不好自己也会被拉进去呢。
  接到县委打来的电话余镇长也吓出了汗,营盘寨这片林地的三十五户人家一起静坐县委大院,把他们一次次上访的材料和镇里领导用恐吓的方式对待他们的实情向县长做了汇报,他们说如果不给他们个明确的答复他们将绝食饿死在县长青天大老爷的衙门前。
  最要命的是这些年来麻哥和李站长一起用这片山地顶领了国家800多亩退耕还林款的事被村民们摸清了底细,贵春和七户一起为麻哥顶名的村民都对麻哥反了水,说的是贵春媳妇对贵春说麻哥想强暴她,还将她衣裤都脱了,好在她那时机灵突然想起用手机照下现场老东西才不敢侵犯她。贵春看见脱得光条条的麻哥的录像。
  于是贵春风风火火从福建赶了回来,与那七户村民一起签字画押,他们八户人家这几年为麻哥领的款数是400亩退耕款。当他们将这些事实告诉县长时他们都很解恨,也很坦然,他们不知道这是不是维护了正义,但觉得八年来经他们七家手里的就是70多万元,让国家受了损失,自己也觉得在帮着麻哥这种人干了坏事,对不起国家啊。
  上访揭发检举麻哥的材料由贵春一份份送到了县委县政府办公室、县纪委、县检察局、县组织部,每份材料上都有村名红红的指纹印章。余镇长到县委办公室后都有些乱了方寸,刚想再用原来搪塞上级询问营盘寨砂石场上访处理意见那套,县长挥手叫他打住了说话。
  那些材料都有名有姓,对麻哥违纪违法行为都有具体的时间和证人,从麻哥这些年如何吃了修村级公路的补助,如何将农电改造补助款吃掉,如何将农畜饮水工程转包给人吃了回扣,如何将村里的林带以开发为名将大片松木计划砍伐而将所得占为己有,又如何在8年前的退耕还林时与李站长配合请了22家帮顶名多领了800多亩国家补助款……让余镇长担心的是关于砂石场一项里写了余镇长等人怎样和村委撺掇请了营盘寨一些村民冒名签字把属于35户村民的上千亩自留山、自留地、退耕林、自然林出让给了阳老板办砂石场的事,35户村民都签字盖上手印表示坚决不同意,要上级部门给予公正处理。
  汗慢慢地从余镇长额头上浸了出来,县长依然很平静地读着他的文件。
  “都是属下我对村干管理监督不到位,给县长添了麻烦了!”县长仍挥手制止了余镇长,很严肃很平和地说,“老余呀老余,你看你把一个镇管得成了这个样子,回去与刘书记协商吧,该如何处理,听组织的处理吧,回去你也该及时地清理门户了。”

                                         6

  专案组进营盘寨村是半个月以后的事,他们走访了那些上访材料上签了名的村民,一一的核实,但没有到村公所去。麻哥依然每天上班,他领导的营盘寨村党支部在全地区基层党组织共产党员先进性学习活动中又被行署表彰为“先进性学习活动农村优秀党支部”,奖牌是镇里刘书记到地区去领的。
  营盘寨砂石场昨天停工了,是环保局和林业局、国土局等部门针对上访群众提供的材料下来核实后一致认为这个砂石场不符合开办条件,虽然阳老板是经镇政府办公会同意,将位于本镇赵家坡村的砂石场的手续平移到了营盘寨,算是合理合法开采砂石,但由于这片林地一是离村民住房不足一公里;二是本村村民饮水池建在这山上;三是这片林地涉及的35户村民的自留地、自留山、退耕还林地、承包地所相关的问题没有解决,村委会和镇政府与阳老板签订这片上千亩的“荒山转让”合同是不合法的,是一种侵犯村民权利的欺诈行为;四是林业局专案组查实麻哥以这片山地中的一部分以500元私自假托“村民委员会同意”卖给镇林业站李站长,后又共同用欺骗手段骗取国家补偿款8年共160余万,因而李站长将这片未经村民大会同意购得的林地转让的行为也是不合法的。
  贵春还到省里请来了律师,对那十几户村民的住房被阳老板开山放炮震开了口子的问题向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已被污染了的13户村民的承包地也由律师代理向法院提起诉讼。

                                          7

  麻哥被逮捕了,是专案组进村一月零两天的下午,是公安和检察院的车同时到村里来抓走的。
  关进监狱的麻哥心里想起祖父在世的时候常说的那句话“举头三尺有神灵,耗子吃得多了,如果天仓满的时候肚子会吃爆”。糊涂啊,真对不起国家和村里支持自己这几十年工作的本家老幼!
  麻哥想人也真怪,一进这监狱笼子里头脑子咋一下子那么清醒了,而未进来时就像鬼找着那样贪心贪欲自己真不属于自己了。
  镇林业站的李站长是麻哥被捕的那天黄昏死的,死在从镇林场返回的路上,是骑摩托车从岩口的悬崖上摔到了二坎上打死的。[NextPage]

                                       8

  半年后,麻哥被县人民法院判刑一年零六个月。探望时麻哥儿子将村里的变化告诉了麻哥,麻哥告诫在村委里仍任着事的两个儿子要他们吸取教训,不要太贪,要得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凡事要三思,否则害人更害已。
  麻哥儿子给麻哥说如今贵春任了村支书,村里在贵春带动下办起了二十多个养殖场,贵春任全村养殖场的技术总监,阳老板的砂石场最后被村民告到法院,胜诉后阳老板给了那些房屋被毁坏的农户共赔偿去130多万元呢,镇里的刘书记被调走了,余镇长也因这些事的监管失职而被免了职,最近营盘寨村村民们都在翻修自家房子,说贵春对那些贫困户慷慨解囊,全村村民在村公所旁一起集中兴建黔北民居式的新农村“营盘寨”呢,国家给每户二万元的补贴……麻哥二儿子还说贵春利用他在福建、广东的朋友的关系,将乡里的洋芋贴上“花都马铃薯”的标签,一车一车地运到了那边的超市,比大米还金贵呢……
  麻哥听得像是神话,他从心底佩服这个同宗的侄孙贵春。想起自己曾经的过去,脸上不由得一瞬间泛红。
  告别时,麻哥对老婆麻嫂和两个儿子说,你们要支持贵春,与邻里处好关系,对于营盘寨,我是有愧的,你们要替我赎罪,从良心上。
  麻嫂他们的后脚刚迈去,监狱的铁门便哐当一声关上,麻哥站在铁门之内的接待室门前,呆呆地,仰望天空的家乡方向。(作者单位:贵州省黔西县毕节实验二中)

文章录入:当代教育    责任编辑:当代教育 
  • 上一篇文章: 小小说二题

  • 下一篇文章: 一张存单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