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征稿启事 | 文摘 | CIP查询 | 教研 | 文艺 | 教育巡礼 | 媒体联动 | 证件查询 | 电子版 | 大赛视频 | 
您现在的位置: 当代教育网 >> 文艺 >> 小说长廊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一张存单         ★★★ 【字体:
一张存单
作者:化明中    文章来源:《当代教育》2012年№4    点击数:2432    更新时间:2013-3-21

 

  下午要发放“两免一补”,同学们都兴奋不已。据说还不少,两个学期加起来,每人总共六百元。
  第一节课,每个孩子庄严地签上自己的名字后存单立马交到他们的手里,回到座位上就交头接耳,气氛异常热烈。有的同学在嘀咕:密码是多少,有的已经在勾画该用这些钱买些什么。欢快写满每张脸。
  虽然临近月假,但毕竟还有几天。原先说好存单发放到孩子手中,月假带回交还父母,但又唯恐这几天节外生枝,存单不保。于是我做出一个决定:上交存单,暂时由我保管。
  发下容易,上交难,孩子们很有怨言,这是他们的钱理应由他们支配。我好说歹说才把这些散落“民间”的存单一一收回。可是一清点,竟然少了一张。
  存单由教育局统一办理,户名全是承办人,所以一时很难弄清谁未上交。少一张就意味着少六百,我想,这下损失大了。于是我赶紧召开紧急班会,全名动员查找这一张存单的下落。可是不管我怎样再三追问,就是无人搭理。
  同学们议论纷纷:会是谁呢?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有几个更为懂事的孩子,颇为心疼地说:“这不是害老师吗!”
  我强压怒火,尖锐的目光在每个人的脸上游动。空气似乎已经凝结。
  有个同学提出:按发放名单核对存单编号,看看到底谁没有交。我恶狠狠地说:“对,现在就去查!”话音刚落,一个孩子笑眯眯地递上那张存单。“果然是他!”我早就发现他在下面和同桌嘀咕。一时间,脑海中闪现的全是他的劣行。我不分青红皂白的猛批一通,可是他竟还能够面带微笑,并在同学们的嘲笑和谩骂声中不慌不忙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我在心里默默地哼了一句:死猪不怕开水烫。
  课间,他的同桌找到我,说:“老师,那张存单是我的。”声音低得像蚊子叫,几乎连他自己都听不到。可是我却不愿意相信,因为这个孩子是班里最忠厚老实的学生。
  最终结果,千真万确。我问:“你为什么不交?”“我先是不想交,后来看你发火,不敢交。”孩子诺诺地说。“他为什么替你交?”“怕我出丑。”对话虽然简短,但我的脸早红得发烫。高尚面前,我愈发显得矮小。
  存单失而复得,可是我的心里却像丢失了很多,感觉空荡荡的。(作者单位:江苏省泗洪县行知中学)

文章录入:当代教育    责任编辑:当代教育 
  • 上一篇文章: 麻哥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