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征稿启事 | 文摘 | CIP查询 | 教研 | 文艺 | 教育巡礼 | 媒体联动 | 证件查询 | 电子版 | 大赛视频 | 
您现在的位置: 当代教育网 >> 文艺 >> 文学大赛 >> 大学生文学大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冬日童话         ★★★ 【字体:
冬日童话
作者:刘洋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803    更新时间:2014-3-30

 

我是一只狗。没错!一只叫多多的狗。

多多是我小主人给我取的名字,我还有一个妹妹叫斑斑。我很喜欢小主人,可惜我们仅仅相处了三个月。

我妈妈叫小花,她很高,腿很长,但是很瘦,看起来不怎么讨喜。我们的主人也不富裕,不过是一般的农村家庭。我们的女主人太过苛刻。她很胖,黑黑的很不好看,言语有些粗俗。我记得我和妹妹出生那天,我们还没睁眼就听见她骂骂咧咧:“死狗,又生这么多狗崽子。”她每次喂我们的时候脸色一点也不好看,像是极不情愿似的,还会加一句:“吃吧,死狗。”我很生气,但是妈妈常常教训我们要听话。妈妈每次见到女主人的时候都会摇头摆尾的,她说我们狗要听主人的话才有饭吃。

妹妹很可爱,圆鼓鼓的肚子,雪白的软软蓬松的皮毛,腿很粗有点短,大大的脚掌像是虎掌似的。而我不胖不瘦更不可爱,就是一只再普通不过的小白狗,除了眉毛是更白的颜色之外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有人曾经指着我说:“四眼狗!很凶的!”

我们的耳边时常伴随着女主人粗暴的叫喊。我们的食物只有两顿,每次也不多。我经常会觉得饿,我会不时地去吮吸妈妈的奶,但是一滴也没有,她瘦得更可怜,浑身只剩下干瘪的皮毛。

小主人会偷偷喂我们一些食物,通常是肉,但是不多,有时候被女主人发现了会被骂。但是肉真的很美味,我们每次见到小主人都很高兴,甚至会流口水。妈妈说很多生灵在小的时候都是最纯真的,我想是这样。

妈妈刚生下我们的时候可以在院子里自由行走。我们一家三口很快乐,我们在阳光下嬉戏,小主人会时常逗我们玩。妈妈给我们讲了许多故事。我最喜欢的有两个,我到现在都还记得。

第一个是让我感到很自豪的传说。农家在每年吃新米的时候都会先给狗吃。那是在很久以前,有一次人间发生了大洪灾,整个世界变成了一片汪洋,很多东西都被洪水带走了,包括刚刚成熟的稻子。幸存下来的人们没有了种子,不能种粮。就在他们快要绝望的时候,惊奇地发现了一只狗的尾巴上粘满了稻子……人们为了纪念给他们带来种子的狗,就把新米做的饭先给狗吃。那一天是狗最高兴,最有尊严的一天。妈妈还有另外一个故事是关于冬季的。妈妈说她最喜欢冬天的日子。虽然天气会有些冷,但是狗有厚厚的皮毛,冷,不是问题,相反夏天太热狗反而受不了。雪飘人间,银装素裹,那样的景象很不错。最重要的是,她说冬天家家户户都准备了丰盛的食物,腊肉,香肠,鸡、鸭、鱼肉……人们会请客,那时候狗可以到每家去吃好东西。

她这么说着我都有些流口水了,我也向往起冬天了。

可是我和妈妈没有一起等到冬天的到来。有一天,妈妈突然很伤感地和我们说:“狗的工作是听主人的话,守好家宅,还有不能轻易地掉眼泪,狗哭意味着不幸的事发生。”说完她就流下一滴泪。“妈妈,那你怎么流泪了呢?”斑斑摇着小脑袋。

“没事,睡吧。”天气已经暖和了,但那天晚上妈妈让我们睡在她旁边,紧紧地挨着。夜里我感觉到妈妈好像舔了舔我的头发,朦胧中我好像看见了一滴眼泪,但我还是决定明天再问。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妈妈已经被铁链套上了,没来得及问,男主人就端出一大碗米饭给我们。我和斑斑欢叫着跑了过去。

“妈妈,快来啊!”

“没事你们吃,多吃点。”

男主人回屋里去了,小主人这时出来偷偷扔了好几块肉给我们。今天这是怎么了?好幸福!天天这样多好啊!男主人从屋里推出了自行车。

“爸爸,别卖它们好吗?”小主人几乎哭着说。

“卖?什么?”斑斑问妈妈。

“斑斑你们要走了……他要带你们去新主人家……你们算好的了。你们的哥哥以前生下来就被扔了……要是到好人家就安安心心在那里,记得妈妈的话。”

“不!我们不走!不走!”

“不卖?你懂什么,一边呆着去。”男主人呵斥道。突然他一下子抓住了斑斑,把她扔进了麻布口袋里,斑斑惊慌地大叫,妈妈也开始叫唤,她恳求主人轻一点,可是他听不懂,女主人也出来了,她拿着扫帚吓唬妈妈想让她安静点。男主人朝我走来,我已经没有退路了,一下就被抓住了,妈妈在远处叫我不要咬他。

我们在袋子里很不舒服,站不稳。妈妈彻底大叫,她期期艾艾地说:“孩子要是你们是到了狗贩子手上……就认命吧……下辈子不要……做狗了。”女主人也被激怒了,她用扫帚打妈妈,奇怪的是妈妈今天没有像以前一样哀嚎求饶,继续给我们说话。

“爸爸,我来帮你。”

“嗯,我去拿点钱。”

“多多、斑斑再见了,我把袋子绑松点,有机会就逃出来找个好人家,不要落在狗贩子手上了。”

女主人还在教训妈妈。我们晃来晃去的,渐渐地声音都远去了,只有男主人踩车的声音。我和斑斑挣扎了好久,突然感觉背上被什么撞得很痛。

“哥,我的腿好痛!”

“嘘!别怕,我们好像下来了,出去再说。”

我们看着男主人走远,他没有发现我们。我们来到一片树林。“我们去哪里?”斑斑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看见她的腿已经肿了,肯定是摔伤了。“我们去那边歇一下。”

“哥,我想回去。” 

“不要回去了,回去还不是被卖,说不定……而且我们找不到路的。”

她绝望了,她看见远处的村庄,眼睛里又有了神色,“哥,我们找个新主人吧?!”

“嗯,这是最好的决定了。但是你现在走不了,我们进灌木丛歇一会儿。”我们钻进灌木丛睡了一觉。

斑斑的腿还是有些疼,不过她不想再等下去,我们决定出发。远远地我们就能听到同类的声音,我们有些高兴,有些期待。

哪里来的?快走开,这里是我主人的家。令我们没想到的是同类们并不欢迎我们,每到一家都会听到同样的话,那些人也是一样,认为我们是野狗都赶我们走。我们已经很饿了。我们闻到了食物的味道,刚好那家人没有狗,我们溜了进去。原来是猪圈里的食物,我们已经顾不了了,和猪抢食吃,猪倒是没发火。

“哪里的野狗,还不滚,敢到这里来偷吃。”一个粗暴的女人拿着砖头扔了过来,我听见斑斑哀叫了一声,就立刻闻见血腥味了。我们钻出猪圈跑了。

“要是大狗,我早就把你们卖了!!”

那个女人下手太狠了,斑斑的血流了好久才止住,她哭了,这回她真的绝望了。回到灌木丛的时候她已经没有力气了。天气很热,我们又热又饿又渴,我想出去找吃的,斑斑却说让我陪着她,她觉得去了也是白去。她一天天地虚弱下去,伤口开始溃烂。我安慰道,冬天是很凉快的,还有很多食物……“真的吗?”斑斑笑了又哭了。

第三天的时候天下了场大雨,我们没有遭受口渴。但是大雨过后,她的伤口腐烂得越来越大,她已经开始昏迷了。

“哥,我下辈子不做狗了!”她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睁开她大大的眼睛看着我,然后慢慢闭上。“保重。”这是她最后一句话。渐渐地她的体温消失了。我哭了,第一次哭就真的有不幸的事发生。那么,妈妈说的冬天里的童话世界也是真的了。我看见妹妹大大的像虎掌的脚,短短的粗粗的腿,雪白的毛茸茸的摸上去软绵绵的皮毛,可惜如此可爱的精灵就这样没了。我找了些树叶把灌木丛围起来。“死了也好,死了就没有饥饿,没有痛苦,没有灾难。”我安慰自己道。

我不知道去哪里,我望着那天男主人去的方向,有一条柏油路通向有很多大房子的地方,我决定去那边。我在河边喝了点水,我感觉自己有些力气了,在水中我看见自己的肋骨把皮毛分成一格一格的。路上我一会儿想那边会不会有好人,我祈祷我可以遇见;一会儿我又在想冬天到底是怎么样的,听说很冷,我希望它快点到来。可是老天爷没有听我的,天,还是很热。

路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大房子也越来越近了。马路上有一种叫汽车的怪物,很吓狗,它们不吃东西,却跑得很快,叫得很大声。我路过的地方,那些穿得漂漂亮亮的男男女女都会尖叫,不知道是哪个男人在我肚子上踢了一脚,我毫无力气摇摇晃晃地逃走了。我很沮丧,很失望。城里也有狗,他们的主人给他们吃好的,穿好的,虽然我觉得没有必要,但是他们的确比我幸福,我连饭都吃不上。即使在我最好的时候也不如他们讨人喜欢。那些狗和他们的主人都不让我靠近。

[1] [2]  下一页

文章录入:当代教育    责任编辑:当代教育 
  • 上一篇文章: 星星

  • 下一篇文章: 旧屋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