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征稿启事 | 文摘 | CIP查询 | 教研 | 文艺 | 教育巡礼 | 媒体联动 | 证件查询 | 电子版 | 大赛视频 | 
您现在的位置: 当代教育网 >> 文艺 >> 文学大赛 >> 大学生文学大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旧屋         ★★★ 【字体:
旧屋
作者:李仁芬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840    更新时间:2014-3-30

 

 

1.月朦胧

午间的太阳宁静热烈,微风吹拂,远处天空白云一朵。

记忆就像飞机飞过留下的弧线,开始是看得见的白色,接着就慢慢淡开了,最后只剩蓝色的背景。不过就算已经模糊不清,在心底依然会为它留一席之地,每到深夜,便依稀可见。

听说,外婆在母亲最该美好的豆蔻年华里疯了。母亲是独苗,嫁人后小旧屋只剩疯癫的外婆和终日饮酒的外公。

依稀还有蝉鸣,时不时从山谷下传来大人们争田水的吵闹声,才记得,每到这样的季节,再好的邻居也会变成仇人。仿佛吵得再大声些,比对方再厉害些,裂开的稻田就会缝合,干渴的土地就会有水溢出来,然后青青一片,像草原。

听说,外婆开始疯癫的季节比现在早些,是开始插大秧梅雨季节,或许也是这样的阳光灿烂的天,她突然朝母亲泼田水,后来的日子里她再没有正常过。我想,外婆一定没有和邻居为了田水争吵,外婆一定善良到把所有的苦痛都留给自己,所以她最后才会崩溃的疯掉了。

我时常望着外婆的稻田,想望出她发呆的身影,但只是隐约看到田边的那棵野樱,隔着一条河,我和它就好像在半山腰上对望。有时在梦里会遇见满眼浑浊的外婆,依然不说话,她只是看我,似乎是笑,那么慈祥。

只要想起外婆,她的沉默、她的笑、她的落寞、她的身影……总是让我觉得寂寞,压得我喘不过气。

午后会有些意想不到的风,打开的窗“呜嘎——呜嘎——”的摆动着,像极了外婆那小旧屋——又破又旧,又黑又窄——唯一的门发出的声音。

记忆里,外婆坐在火炉对面看我,她的笑像蒙娜丽莎的笑似的,神秘莫测,却出奇的温柔,像日本漫画里懵懂少女望着让她心动的男子的眼神。但我看不出她的不正常,看不出她有任何疯癫的举动,唯独那头常年不梳理过的海藻似的乱发,还有那拖着差点挂不住脚的破鞋,让当时的我对她保留想法。

我想靠近她,却没有。到底是年少不懂事呢,还是从心底里我和外婆就不止隔了一条河?当她的目光发现我小心翼翼的眼神到处闪躲后,她低下了头。那时的我恍惚看到一滴泪迅速的掉进炉灰里,泪光中的依恋,消失不见。现在想来,外婆那时定是极失望了。

听说外婆是疯的,但在记忆里,清楚地没有任何她疯癫的痕迹。

花已不常见,路边野花几朵,风尘仆仆的样子,懒散得东偏西歪。玉米饱满了些,喷过农药的稻田似有若无的药味,久久没能消散,没有风。杨梅树上也不见了红点,等我记得,已经过了百合花开的季节,才发现,已是将近八月的天。

黄昏的村落静得出奇,仔细才偶尔听得见幽远的蝉鸣,这总让我想起外婆小旧屋外的葡萄藤,像大汉的手臂般粗,弯弯曲曲的相互缠绕着;又像刚落笔的水墨画,浓墨晕开来的样子,我最喜欢。

外婆的村落在西边,太阳落山前总是模糊的,红彤彤的夕阳下,外婆的小旧屋若隐若现。但我最喜欢入夜后外婆的旧屋,人们睡着了,山风睡着了……皓月还不睡,我醒着。这时的外婆就如她的旧屋,在我眼里朦胧了,却好近好近,似乎我能够得着,仿佛可以抚摸到她那海藻似的乱发。

年轻的外婆,一定是很美的女子。

小时候,只要看到西边山顶上那几棵出奇高的树,就明白山下有外婆的小旧屋。她不在家,到对面林子里拾干柴去了。这边一小堆,不远处一小堆,稍驼的背,海藻似的乱发,平静而模糊的脸。人们都知道那是外婆的柴火,但不知道她就在附近,或已经走远,因为她是否会回头,人们都不知道。这是脑海里不能磨灭的记忆,总觉得那么远,那么孤独寂寞。

20,到了这样的年纪,看着天空漂浮的云朵,已不会再想像那是什么东西了。看着南从出生时那小小的身体到如今开始上学,七年也就只是这样,白驹过隙也不过如此,这样想来,外婆离世也有五年光景了。

外婆没做过所有外婆做过的事,我也从没做过外孙女该做的事,所以在印象里,外婆,就像外婆一样,或许在她眼里,我也只是像外孙女吧!但每想起她,心里总是有许多抑不住的伤心难过。难道是血亲,所以才如此么?每每想到这,我就觉得自己也是个无情之人。

母亲说前几天回娘家参加了外婆的葬礼时,是五年前一个周末的夜晚,我听得到电话线那头母亲抑制不住的寂寥的悲哀,寒暄几句后,我很平静的挂了电话。

走在校门外省道上的我思绪混乱,为什么出校,到现在我也弄不清原因,只是深深的记得:路过的车灯打在我身上,在不宽的路上不停的显现着我由长到短最后消失的身影,重复着。那时的我想,生命也就不过如此吧:由长到短然后消失不见,只是那么一瞬间。头顶上的树叶在风里哗哗作响,响得我耳疼,是九月底微凉的风。我冰冷的心硬是不肯为她掉一滴泪,我恨那时的自己,这辈子都恨!

那已是外婆留给我的最后的记忆了,我到现在才发现,对外婆的记忆只有三段,就如我对她的关怀那般少得可怜。但三段,就足够我用一生去怀念、去悔恨了。

有人说:人总是要有所爱,有所追求,有所怀念,有所恨……才会支撑他过完这不长不短的人生。

皓月下,外婆的小屋温柔得像她的脸,淡淡的像她的笑。外婆像月光下她的旧屋,在我的记忆里朦胧,像掌心的纹路,永远不会磨灭。

[1] [2] [3]  下一页

文章录入:当代教育    责任编辑:当代教育 
  • 上一篇文章: 冬日童话

  • 下一篇文章: 帮工三斗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