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征稿启事 | 文摘 | CIP查询 | 教研 | 文艺 | 教育巡礼 | 媒体联动 | 证件查询 | 电子版 | 大赛视频 | 
您现在的位置: 当代教育网 >> 文艺 >> 文学大赛 >> 大学生文学大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姐姐         ★★★ 【字体:
姐姐
作者:唐欢欢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184    更新时间:2014-3-30

院子里的合欢又开了,像粉红的云霞,安安静静的挂了满树,在七月的天空下,风一吹,就袅袅娜娜的随风荡漾起来。夏日的阳光从合欢细碎的枝叶中间落下来,斑驳的铺在院子里,星星点点,像他心里铺满的回忆。

他记得这棵合欢是小时候和姐姐一起种下的,如今,已茂盛如此了。小时候,小时候有多远呢,远到他都记不清自己当时的模样了,只记得姐姐总是拉着他的小手,村前村后地跑,每当别的小朋友欺负他的时候,姐姐总是挡在他的前面,张开她瘦小的双臂,像家里那只母鸡保护小鸡一样护着他,只要有姐姐在,他就不怕。

爸爸从外地带回了一棵小树苗,小小的,如他一般高。爸爸让他和姐姐在院子里挖个坑种下,他抬起小脑袋问爸爸这是什么树,爸爸摸着他和姐姐的头说:“这是合欢,代表合家欢乐的意思,你们可要好好照顾它哦。”从此,院子的东南角就多了这一课合欢。

姐姐长他两岁,却因为家庭经济的原因,直到他到了上小学的年龄,爸爸才把姐姐和他一起送到学校去。学校离家有十几里路,在他的记忆里,那条路总是特别漫长,小小的姐姐牵着小小的他,日复一日地走在这条小路上,春夏秋冬,阴晴雨雪,每当他累得走不动的时候姐姐就把自己的书包转到前面去,蹲下身,背起他,继续往家走。

那时候因为学校离家远,中午无法赶回家吃午饭,家里又缺钱,通常是妈妈晚上蒸好几个馒头,早上放到姐姐的书包里面,带到学校做他们的午餐。每当看到同龄的小朋友中午的时候用零花钱买零食吃,他就会不吃手里的馒头,赌气的望着姐姐。姐姐总是柔声哄他:“等咱们有钱姐姐就带你去买,来,我们先把馒头吃了,不然肚子会饿,我们现在想象这是鸡腿。”说完,姐姐大咬一口馒头看着他:“嗯,真香的鸡腿,你尝尝看!”他也就学着姐姐的样子,把馒头吃了。

有一天中午,姐姐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两块钱。“姐姐,哪来的钱?”姐姐狡黠的一笑:“小胖子那个笨蛋不会做作业,我帮他做了,他给我的,走,姐姐带你去买你想吃的东西去。”姐姐的两块钱全部给他买了零食,看着他吃,他问姐姐为什么不和他一起吃,姐姐说:“姐姐吃馒头就好了,不喜欢吃零食,馒头可比零食香多了。”那个时候,他觉得姐姐是这个世上最厉害的人。

院子里的合欢慢慢长大,到夏天的时候竟开出了粉红的花,一小簇一小簇的点缀在细小的枝叶间,姐姐会摘下一朵小小的合欢花,轻轻地挠他的鼻头,痒痒的让他忍不住咯咯的笑出声来,姐姐也跟着他一起笑,笑声在合欢树下飘了很远。一年一年的夏天从合欢的花朵上轻轻地的滑走,他也渐渐长大,已经比姐姐高了。

那一年的夏天,合欢开得更加热烈,一树的合欢像燃烧的粉色火焰,映红了小院子的天空。他和姐姐一起考上了县里的重点高中。爸爸妈妈在喜悦的同时脸上也夹杂着愁容。对于做了半辈子农民的父母来说,两个孩子的学费确实不是个小数目,老实本分的父母也难以找到其他出路。

饭桌上,他经不住父母的愁容和叹息,把碗筷一放,大吼:“我不读了,我不读了还不行吗。”跑回了自己的房间,眼泪不争气地掉了下来。姐姐轻轻地走进他的房间,擦了擦他脸上的眼泪,语重心长地对他说了许多话。他在哭声中依稀听到姐姐说,农村男孩不读书怎么行,以后更加找不到出路了,女孩就无所谓,况且读了这么久的书,她早就厌倦了,而他不一样,他是家里唯一的男孩,是父母的全部希望,他必须读下去。

最后是姐姐说服了爸爸妈妈和他,让他继续上高中,她则打算和村里的小姐妹去打工。他至今仍记得姐姐临走前的晚上他到姐姐的房间里,姐姐双眼泛红,却仍微笑着对他说:“听王叔家小娟子说,在浙江打工真的很好玩,那边有海,你知道海有多大吗?姐姐这次要去看海喽,比读书好玩多了,你可要好好学习,到时姐姐带你一起去看。”

从那以后,他高中每学期的学费和每个月的生活费,都是姐姐从那个有海的遥远的城市寄来的,他和姐姐的联系也基本上没有,他想过给姐姐写信,但总是提起笔来,却不知道写些什么。他知道自己欠了姐姐许多,只有不断努力读书来减轻心中的负罪感。姐姐只有在过年的时候回来。看着许久不见的姐姐,他感觉她更瘦了,更小了,或许是他长大了吧。他没有问姐姐具体是做什么工作,也没有问姐姐去看海了没有,只是抱住姐姐,哭了。姐姐抬起手,擦擦他的眼泪说:“哭什么,看到姐姐不高兴啊,长这么大了,别老哭。”他知道,从小到大,不管什么事,他只有在姐姐面前眼泪才这么软。

合欢一夏复一夏的开着,又是一年合欢季,他如家人所愿,考上了重点大学,姐姐也从外地回来了,他看着姐姐出落得越发漂亮了,却依旧是瘦瘦小小的样子,他已经高出姐姐一大截了。邻村有人来家里提亲,看着对方快三十岁的样子,他想着姐姐也不会同意的,姐姐还那么年轻漂亮,况且前几天姐姐回来的时候他去车站接她,村里的张哥也和姐姐一同回来,看得出张哥喜欢姐姐,他们走在一起很般配。

过了几天,姐姐才告诉他,她打算同意那个来提亲的人。他问姐姐为什么,姐姐只是微微一笑说:“我想有个家了,你别看他年纪大点,可人很好,也很会照顾人,他应该会对姐姐好的。”他猜不透姐姐的想法,也许她一个人在外面漂泊了那么久,早想有个温柔的港湾歇歇。可他真的觉得,姐姐那么好,那个人,配不上姐姐。

因为他九月份要去上大学了,姐姐特意打算就近找个好日子把喜酒办了。在姐姐的酒席上,他喝醉了,抱着姐姐哭了好久,他是真的舍不得姐姐,从小到大姐姐总是护着他,他觉得姐姐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比妈妈还亲近。而今,她就要嫁人了,那个一直对他好,从来不考虑自己只一心想着他的姐姐,就要嫁人了,从此,她会有属于她的生活,从此,她不再只对他好,他不知道怎么说出心中的难受和不舍,只能抱着姐姐哭,似乎要把这辈子的泪流完。

院子里的合欢在八月里开得正好,树荫已经覆了半个院子,他还能记起和姐姐一起种下合欢的情景,不知不觉,它已经长这么大,这么茂盛了。姐姐在他的哭声中,踏着如丝的合欢落花出了小院的门。

大学的世界确实美好,一天课不太多,能空出许多时间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在轻松而闲适的大学生活中,他过得很快乐,偶尔给家里打打电话。一次,他问妈妈姐姐还好吗,那个人对他好不好?妈妈说姐姐很少回家,那个人好像管她管得挺严,门都很少让她出。他听得出来,姐姐过得并不好。他对妈妈说:“当初我就不知道姐姐为什么要嫁给那个人,现在受苦的还不是自己。”妈妈犹豫了一下:“还不是为了你。”“为了我?”“不然你以为你当初上大学的钱是哪来的?都怪妈妈没出息,连累你们跟着受苦!”妈妈的口气无奈又悲哀,“当初那个人抱着十万彩礼钱来提亲,你姐她知道咱家缺钱供你上大学,她就同意了,还不让你知道,说怕你闹别扭。”

挂了电话,他整个脑袋空空的,他早就应该知道的不是吗,姐姐总是为他着想,她明明就不喜欢那个人,还不是为了他。他也早该知道家里本来就没钱供他上大学,但他从来不问,自己就是一个懦弱又自私的人,他只想着自己,从小时候就是这样,姐姐说不喜欢吃零食,他就理所当然的自己吃,理所当然的接受姐姐对他的好,姐姐说厌倦了读书,他就当真了,假装看不到姐姐哭红的眼睛。姐姐为他做了那么多,从小到大,可他呢,却从未为姐姐做过什么,甚至都没关心过姐姐的生活,他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恨自己。

现在,是暑假,他从学校回来了,院子里的合欢花比去年更茂盛了。他站在树底下,七月的风吹来,吹落像云霞一样的合欢,落在他的鼻尖,痒痒的,像小时候姐姐逗他玩惯用的把戏,他笑了,像小时候一样,只是姐姐再也不会和他一起,在树下笑了。

 

作者:铜仁学院中文系2012级文秘班  唐欢欢/第三届《当代教育》贵州省大学生小说、散文、诗歌大赛二等奖作品)

文章录入:当代教育    责任编辑:当代教育 
  • 上一篇文章: 母亲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