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征稿启事 | 新闻中心 | 图书查询 | 理论前沿 | 文艺时空 | 教育巡礼 | 媒体联动 | 证件查询 | 电子版 | 大赛视频 | 
您现在的位置: 当代教育网 >> 文艺时空 >> 小说长廊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一枚戒指       ★★★ 【字体:
一枚戒指
作者:罗克勇    文章来源:2019年《当代教育》第1期    点击数:5556    更新时间:2020-2-17

 

一枚戒指

贵州省大方县第三中学  罗克勇

 

 

 

    方城入冬以后,难得一见晴空丽日,湿漉漉的雾岚弥漫着山野,在小城的上空撒下一张大网,罩得严严实实的,让人透不过气来。习惯了早起的山晖从迷蒙中醒来,听到户外响起滴答滴答的声音,伸了个懒腰之后,便又钻进被褥,他没有立即起来,却没了一点睡意。
    今天,山晖没有早读,他想再躺躺,一直想在学校足球场走走的念头,突然消失得一干二净,他翻过身来拿起手机,看着屏幕的日历,他想起,今天是海韵的生日,最近这段时间,海韵总和他分床而睡。同在一所学校教书的夫妻俩,经常分道而行。这时,他听到海韵离家关门的声音。海韵有早读,她已经走了。
    海韵走后,山晖心里空荡荡的,迅速地在手机上给海韵发红包,在转账处点了“520”这个数字之后,还写了句“祝爱妻生日快乐!”。半小时后,山晖看到海韵还没有点收,便发了一条信息:下午没课的时候,去买件喜欢的礼物吧!若钱不够,我再给你。山晖拿着手机一直在等,多么希望能看到海韵的回复,哪怕只有两个字“谢谢”,可是没有。
    山晖突然懊恼起来,迅速穿衣起床,走到窗前拉开窗,雾岚已经飘至窗棂,整个小院寂静得没有一点声响,没有一丝活气,潮湿的地面看不见人走的痕迹,小城的冬天,真的太让人压抑了。山晖随即关了窗,快速离开小屋,头也不回地向学校走去。
    到学校后,他拿出上周月考的试卷,准备再看一遍,好上二、三节课,这套试卷昨晚他已经做过,花了四个小时,可他总觉得有些问题的参考答案过于冗繁和牵强,他不想照着给孩子们讲,今年又回来带高三,是他自己申请的,辛苦了,谁也怪不得。山晖来这所学校已经十五年了,这样的辛苦很常见,山晖工作认真,教学成绩一直不错。
    可是,今天,他什么都看不进去,老是静不下心,总想着海韵为什么不回信息,他们结婚十年,没有真正吵过嘴。山晖明白:海韵跟他不容易。当年,山晖离婚之后,带着一笔债务出户,海韵没嫌他;那时的海韵刚参加工作,纯洁得像个农家的小女孩,没有恋爱婚姻经历的她,不顾父母反对,跟山晖走到一起。
    结婚之后,她为山晖生了个儿子,人们都说,山晖运气好,福气更好。前妻为他生下的是女儿,儿女双全,这在二孩政策没有放开之前,的确让人羡慕。老师们常开海韵的玩笑,你是初婚,又为山晖生了个儿子,他不捧着你,像个宝贝似的心疼才怪。每当听到这话,海韵的脸红得像紫霞一样,赶紧辩解道:好个屁,我都后悔了。

    每当这个时候,山晖的心里一阵酸楚,一种莫名的心痛油然而生。是的,山晖在学校当个中层干部,常年以校为家,为学校的发展,他倒是殚精竭虑,尽职尽责;也常为了工作顺利开展,和同事们喝点小酒;想当初,学校创省级示范性高中时,山晖常和“创示办”的弟兄加班到凌晨一两点。这样一来,家中的事务全都扔给了海韵,一日三餐从不过问,孩子的作业难得检查一次。山晖知道,在这个家里,他的确不是个好丈夫,也不是个好父亲。也许,他真的对不起海韵,对不起儿子,对不起这个家。
    这时,上课的铃声响了,山晖机械木讷地走进教室,不着边际地胡侃一通,他第一次觉得,今天这两节课时间太长,真有点度日如年的感觉,巴不得早点听到下课的钟声。这也许是他十五年来最糟糕的两节课,他说不清为何,心里总觉得不安宁,心慌得要命。没想到的是,刚一下课,他便接到了海韵的电话,说她感冒,睡了,没有做饭,叫他和孩子自行处理。
    山晖好像明白了什么,迫不及待地挂了电话,打开微信对话框,看到海韵还是没有收下他的祝福,也没有回话。他终于止不住想流泪,想不出声地哭,可又哭不出来。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可他想到快要放学的儿子,于是就马不停蹄地往家赶。很久没做家务的他,笨手笨脚地热了个酸汤饭,等着儿子。
    儿子进家后,看见海韵不在,问了句:“我妈呢?”山晖告诉他说:感冒,睡了。儿子看了一眼锅里的饭,没好气地说:“我就知道你做不了好的”。山晖一听,心里鬼火冒,本想对他这个一直很挑剔的儿子发发火,可他,突然鼻子一酸,轻声说了句:
    “随便吃点吧!儿子。”
    真的,他没资格发火。孩子快十岁了,他从没有为孩子独立做过一顿饭,从来没有。孩子不喜欢他正常,可在学校,山晖的学生都很敬重他,他为学生付出的没有谁知道,李宁的毛衣是他给的,张军的鞋子是他买的,袁芳的油和米是他送的,阿磊看的书是他选的,周芳的生活费他每月补助200元……他没想要出名,也不奢望学生们的回报,他只是同情他们,也喜欢他们。可是这些事,海韵不知道,儿子更不知道,山晖没想告诉任何人,他怕别人说他虚伪,包括他的妻子。
    儿子的埋怨是有道理的,山晖怪不得,可海韵怎么就不接受他的祝福,嫌少吗?可那是一个多么美好的祝福,520等于我爱你。他不再多想,径直走进卧室,看到躺在床上的海韵用被子将全身盖住,什么也不留在外面。山晖走到床前,拽了拽盖在海韵身上的被子,坐在床沿问:
    “海韵,你怎么不收钱?嫌少!”海韵不说话,拉了拉被子,又把头埋了进去。
    山晖记得很清楚,每次海韵一言不发的时候,他就知道,海韵生气了。可是,今天是海韵的生日,他不明白,她为什么不高兴?厚着脸山晖拉开盖在海韵身上的被子,看到海韵的眼角还在潮湿,脸上残留着些许泪痕。
    山晖一下子懵住了,呆了一会说:“我给你订束花吧!浪漫一下。”
    海韵睁开眼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贵得很,我消受不起。”紧接着又说:“刚跟你好的时候,你给我买了237块钱的钯金戒指,我真的瞎了眼了。”
    “跟你结婚十年了,每次我的生日,你都是发个几百块钱的红包,就把我给打发了,就跟打发一个叫花子……”“还浪漫一下!”海韵不停地唠叨着。
    “十年了,你为这个家做了什么?房贷、车贷我跟着你一起还,家中费用我全出,家务我全做,我的卡上还没剩下一千块钱,好意思叫我买自己喜欢的东西,虚伪!”
    “我问你,拿什么买?发个520有用吗?你不想想一件像样的衣服,现在要多少钱?”说到这儿,海韵竟然大声地哭了起来。
    一时间,山晖不知说什么好,怔怔地站在床边,看着泪眼婆娑的妻子,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突然间,山晖想起了十三年前的那个下午。认识海韵一年后,他们终于相恋了。那个冬日的午后,天空晴朗,日光暖暖,习惯在浓雾下生活的人们,早已三三两两结伴而行,在小城原本狭窄的街道上四处游走,他们也想感受一下久违的阳光带来的温暖。山晖跟着行人慢慢移动,他想为海韵买件礼物,两天以前,海韵就告诉他,今天是她的生日。
    “相爱一场,是该给她买件礼物,一算纪念,二算定情吧!”山晖边走边想。
山晖想买一枚戒指,这样更有意义,他走到金店门口,却突然停住了脚步,伸手摸摸自己的衣袋,发现只有三百元钱,那时的山晖每月工资才一千二百多元,付给女儿每月五百元的生活费后,经常囊中羞涩。离婚时欠下的一万多块钱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还清!
    山晖想转身离开,听到有个温和声音传来,“进来看看吧!年轻人。”老板娘的热情,让他不好意思离开。一阵左顾右盼后,他真的相中了一枚戒指,定价237元。
    山晖指着那枚戒指说:“就要这个”。“那是钯金的,你要看好。”老板娘很耐心,依然那么热情。
    “就买这个。”山晖从衣袋里摸出了那皱皱巴巴的三百元钱。找回零钱后,山晖又走到隔壁的鲜花店,本来只想买一朵玫瑰,店主说该买九朵,久长久远嘛!这又花掉了山晖的45元。
    一路喜悦,哼唱着小曲的山晖,跑到海韵家住的巷道,就在小巷里,山晖把装着戒指的盒子和玫瑰花送给了海韵,这是山晖能拿出的爱,他急匆匆地在海韵的小脸上亲了一口,转身跑出巷子。
    他真的不敢停下,他不知道海韵接下来会说什么,他的衣袋里只剩可怜的十八块钱,他不想在海韵的面前丢脸,也不想让海韵失望。
    两年以后,海韵不顾家人的反对,和他结婚了,人们都说:这段山海奇缘,终于尘埃落定。再过一年,他们有了现在的孩子。
    一晃,山晖和海韵已经一起生活了十一年,他们一起省吃俭用,一起过着平淡朴素的日子,他们一起还清了欠款和房贷,现在只差车贷还没有还完,但日子,真的是一天天好了起来。
    有一天晚上,夫妻俩躺在床上,海韵非常郑重地对他说:“咱们现在住的房子,连个房产证都没有,还是再买一套吧!也算是留给儿子作个纪念。”看着海韵闪着泪光的眼,山晖明白,苦日子又要开始了,可是他没有反对,也找不到反对的理由。于是他俩一边找人借钱,一边跑贷款,重新订了一套房,又过上了紧巴巴的日子,好在谁都没有怨言,生活紧张有序,按部就班,没时间去多想些什么。
    可是今天,海韵怎么突然提到那枚钯金戒指呢?她怎会知道当年的那枚戒指不是白金而是钯金呢?山晖走出了卧室,海韵还在哭,只是声音小了许多,听着还很委屈,那种小声的啜泣,山晖实在无法安慰,转身回到客厅,瘫坐在沙发上,一直在想那枚戒指的事。
    这时,儿子背起书包,开门走了,父子俩,谁也没说话。空荡荡的客厅,留给了山晖一个人。儿子走后,他站到窗前,看着儿子远去的背影,他心酸酸的,海韵把儿子拉扯大,真的不容易,而山晖他,就好像是家里的旅客,真不像是一位称职的父亲,难怪儿子从不问他要去哪儿?记得去年,儿子生日的时候,山晖的父母也来了,一家人围着火炉,吃着海韵做的鱼火锅,父母一个劲夸海韵的火锅做得好,儿子高兴地对他爷爷奶奶说:“我们家我爸做的饭最难吃了!”山晖脸红得赶忙端起酒杯,一口把剩下的半杯酒喝了下去,起身走进了厨房。等到吹生日蜡烛的时候,山晖的母亲叫她的孙子许个愿,儿子煞有介事地闭上眼睛,一阵默念。事后,山晖的父亲问他许了什么愿,他犹豫了半天,说了句:希望爸爸成为厨师。大家一阵哄笑,只有山晖表情沉重地走向了书房。
    这时,窗外阴沉沉的,又淅淅沥沥地下起小雨,四周依然一片迷雾,今年的冬天可能无法放晴了。山晖关窗后,又坐到沙发上,他冥思苦想,把和海韵家有着转弯抹角千丝万缕亲戚关系的人认真细致地梳理着……终于明白了,方城实在是太小了!当年卖戒指给他的那位老板娘,就是海韵的远房又远房的姑姑。难怪当时海韵的父母死活都不答应他俩的婚事!十二年了,海韵今天才说出,已经给足他的面子了。
    是的,山晖不该一直瞒着海韵,他心里有愧,一直想着给海韵买枚白金钻戒,到现在还没买成。山晖突然流下了眼泪,他不好意思哭出声来,也不敢哭出声来。女儿的生活费早已被前妻提成了每月一千元,前两天,女儿还打电话给他,要山晖打两千元钱给她,说是没钱了。因为离婚,女儿已经受到伤害,学习习惯不好,又不努力,今年高考连个本科都没考上,现在重新补习,山晖觉得亏欠女儿,对她的要求总是不忍心拒绝。
    现在,父母双亲每月五百的生活费不能不给,作为家中老大的山晖必须带头,弟妹们给多少,他不想过问,他知道大家都不容易。
    大妹没有工作,却有三个孩子,二妹也是老师,今年生了二胎;在乡政府工作的弟弟因为脱贫攻坚,经常不能回家,工资更是低得可怜,弟媳嫌他没钱又没时间,一气之下就和弟弟离婚了。弟弟的女儿才六岁,为带女儿,弟弟忙得枯瘦如柴,经常被政府的领导批评。实在无法,只好请山晖的母亲帮助照看女儿,才得以全身心投入工作,不再被点名,周末回家,更像个过客,看眼女儿,便又匆忙赶回乡下。和他们比,山晖觉得,自己条件要好许多。
    有些家事,海韵不知道,山晖也不想说,今年中秋,回到老家,山晖看着满头白发的父亲,心里很是悲凉,不知和他相守的时日还有多长。作为第一个从这个小山村走出去的大学生,山晖对父母的好,村里人都知道,他们总把山晖作为榜样来教育孩子,总是不停地唠叨“你山晖叔开着车回来了,八成又是给你大爷带好吃的来了。”“你看,你叔多孝顺,现在你们是赶不上了”……每次山晖回家,总要带些糖果零食之类的东西分给村里的小孩,那些小孩的爷爷奶奶常常当着孩子们的爹妈夸山晖,教育孩子们长大了要跟山晖一样。
    山晖每次听到寨人的夸赞,脸总是发烫,心里凉到极点。他知道自己还没做好,父亲居住的小屋已经快要坍塌,四处漏雨,前次一连几天下雨,屋里满是积水,老父亲舀了一天,才清理干净。回到小屋,山晖分明觉得还很潮湿,伸手摸摸父亲的被褥,满手湿漉漉的,一股霉味四处飘散。再不修缮,已经无法居住了。
    这次回乡,山晖带上了建房师傅,想请他帮助预算,重新建房需要多少钱。这件事,山晖没对父亲说,也没对海韵说,他怕他们反对,也怕父亲担心。他准备过年的时候,和弟妹商量商量,支持也罢,反对也罢,反正年后就要开工。父母已经老去,还没过上一天体面的日子,他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他想让父母能够安度晚年。
    离开家时,父亲送他出门,对他说:“你要带好海韵,她跟你不容易。”山晖一阵点头,不敢去看父亲。他知道,海韵的想法和他不一样,海韵的父亲已去世多年,母亲有自己的工资,基本上不需要他们负责。而山晖的爹妈都是农民,他不管不行。
    建房师傅开着车慢慢走远了,山晖回头,看见苍老的父亲站在小村的山岗上……山晖低下头,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他怕开车的建房师傅看见,便问起建房预算要多少?师傅随口说:“加上简单装修至少要十五万”。山晖不再言语,这个数字让他沉默了下来。
    原想今年的绩效工资加上目标考核可以凑足三万,再把工资卡里余下的两万多取出来,借个两三万跟着,应该可以建成,现在看来,缺口很大,估计很难如愿。更何况今年的目标考核奖,还不知道能否兑现。海韵也早就跟他说,等发了考核奖,要山晖给她补买结婚钻戒,山晖当时是点头答应了的。
    如今,山晖不知道,该如何对海韵说起这些事情,他不想再瞒着海韵。他知道,父亲的老屋不建已经无法安身;他也知道,海韵嫁他之后,连像样的衣服都没买过一件;那年,为了赢得海韵的爱情,他买的钯金戒指,海韵早已经没戴了,还等着他的白金钻戒呢!其实,海韵一点都不贪图享受,只是作为女人,谁不想为自己的婚姻留个纪念,山晖心里很明白,海韵和他结婚这么多年,从未向他提过要求。
    下午放学,山晖还是为海韵订了个蛋糕,毕竟今天是她的生日,可他现在,不知海韵是否在家,他要先回去看看。山晖一路心不在焉,匆匆打开家门,看到海韵画了淡妆,已经穿上那年他们结婚时的礼服,好像是在等山晖。山晖走了过去,刚想开口,海韵走向他,拿出那枚钯金戒指,递给山晖,说了句:“晖,给我戴上吧。”
    山晖接过,看着已经褪色了的戒指,他向前一步把海韵抱在怀里……

文章录入:当代教育    责任编辑:当代教育 
  • 上一篇文章: 刨汤肉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