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征稿启事 | 新闻中心 | 图书查询 | 理论前沿 | 文艺时空 | 教育巡礼 | 媒体联动 | 证件查询 | 电子版 | 大赛视频 | 
您现在的位置: 当代教育网 >> 文艺时空 >> 散文随笔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浦市的温度         ★★★ 【字体:
浦市的温度
作者:杨涛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920    更新时间:2020-3-8

 

浦市的温度

湖南省泸溪县白沙小学 杨涛

 

 

    清晨,室外肆虐的风已冷静,伴之而来的是靡靡细雨。昨夜,台风“山竹”来袭,窗外只听见噼里啪啦的声响,温度骤降,一瞬间仿佛进入了冬季。上班路上,撑伞的人步履匆匆,清冷中多了几分麻木,朝九晚五的时间一长,都忘了如何随心、随性,就好像天气突然变化,生活也起不了波澜。

    一辆面包车从身边驰过,“白沙←→浦市”的字样一闪而过,让我遐想翩翩。置身人群,凛冽中突然就多了几分温度,已经很久未去浦市,吉家大院上空的四方天还那么蓝吗?太平街上那个卖凉粉的少年还在吗?老茶馆里还是坐满茶客吗?古驿道的两旁是否长满了葳蕤的草木?万荷园里的荷花谢了吗?百果园开始采摘了吗?花园坪的饭菜熟了吗?

    人们常说近处无风景,打小就知道浦市被称为“小南京”的我,愣是没把浦市与繁华联系在一起过,更别提能够预见浦市成为国家级风景区了。20多年前,我曾问过一个在浦市工作的长沙朋友,为什么会选择到浦市工作。他无奈地答,是被浦市这个地名给骗了,原以为自己选择了市区,没想到却是个偏僻的小镇。当然,他的这点懊恼也仅仅只是因为浦市不属于大城市的范畴,接下来他便津津有味地给我说起了浦市的荸荠、菱角、蜜橘等美味,以及在浦市穿小巷、淘旧书、寻古物的乐趣,让我这个籍贯浦市却还没到浦市的人,对浦市的印象有了很大的改观。直到后来的某一天我终于前往浦市,踏上了那条沈从文曾经走过的古驿道,进了吉家祠堂、李家书院、姚家绣楼,站在大码头上看沅江浩浩荡荡,才感受到了那个长沙朋友对浦市的热爱。那是一种令人无比舒适的温度,即便盛夏,即便寒冬。难怪有人把浦市比作米酒,初见平常,久居却会长醉。

    随着《人民日报》《国家地理杂志》等知名报刊的争相报道,浦市这座名不经传的小镇终于开始为外人所知,并崭露头角。20多年过去,浦市和全国大部分乡镇一样也发生了巨变。走在太平街的青石板上,只是觉得惬意,无需油纸伞,也无需月光;万荷园名不虚传,朵朵荷花馨香,盛开在无穷碧的接天莲叶中,出淤泥而不染,吸引了不少女性前来拍照,她们穿着旗袍、汉服,把荷园装扮成了唐诗宋词;修缮后的陆军监狱,依然保留了民主进步人士的诗篇,斑驳的墙壁上至今还留有他们在国民党黑暗统治时期对正义和真理的呐喊,对黎明的向往;“青莲世第”不再是刻在匾额上的几个大字,经过复古维修已成了浦市文化的代名词。而我今天所要强调的浦市的温度,无非是这些点点滴滴累积出的可以令人浑身发热的力量。

    吉家三重院子虽然有些破败,昔日的光鲜却依稀可见,连在厨房门边发现的一块小小木雕也是精美异常,更别说几进几出的窨子屋、有福禄寿喜的雕花门窗了。吉家非浦市本地人,乃明清时期由山西而来。要知道,我们熟知的“闯关东”“走西口”这些事件的主角就是山西人,因为山西的自然条件实在太恶劣了,土地贫瘠还灾害频繁导致民不聊生,为了寻找活路,山西人穿过穷山涉过恶水,忍常人不能忍的艰辛,忍常人不能忍的寂寞,背井离乡,外出做生意赚取糊口的生活费用。山西吉家在浦市经营木材起家,经过漫长的资本累积,家境越来越殷实,终于成为浦市大家族之一。

    在修建吉家三重院子之前,吉家已修建了一幢有“北乔南吉”之称、令人叹为观止的吉家大院。就好像所有晋商所遗留下来的建筑一样,吉家大院也是一幢典型的前店后院式徽派建筑,外观平常,与周围的房子别无二样,只是抬头瞧见了飞檐翘角才会猜想内里是否别有洞天。商人们都知道财不露白,就算是富得流油,也要深藏不露,因此所有生意人的前店都是平平凡凡、普普通通。但凡如我这般初次穿过吉家大院前店踏入后院的人,都会瞠目结舌的吧,我知道是我的无知限制了我的想象,乃至眼前突然出现那十余丈高巍峨耸立的外墙时,还以为是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进屋,只见雕龙绣凤,处处弥漫出大富人家的尊贵,微妙的细节也处理得恰到好处。比如门栓暗藏机关,叫你进得来出不去;挂字画的横杆看似无用,却能令字画平整,防止被风吹起;贮藏桐油的二楼,设计了几处凹进墙的烛台,既能照明又不用担心被风吹引发火灾。无论哪个角度,吉家大院都设计科学、格外气派,不知不觉中,吉家就给我们树立了一个良好的榜样,令我们坚信只要愿意克服一切困难、坚持不懈、勤奋刻苦,就一定能实现自己的人生追求,比如金钱财富,流芳千古。就好像历史中穷乡僻壤的山西人,终于用双手开创了晋商的辉煌历史,全国各地那一幢幢高高的大院就是见证。

    我常想,如果浦市没有那个带着“市”的地名,长沙的朋友定然是不会到浦市去工作的,那么来自山西的吉家又凭什么在浦市扎下了根?除了浦市靠近沅江,方便运输,还有没有其他原因呢?我想是有的,吉家大院的高墙已经露出了端倪,仔细看时,那筑墙的砖与砖之间衔接的几乎没有丝毫缝隙,手指触及石砖居然平滑如玉,也不知工匠们花了多少工夫才把砖石磨得这般细腻。抛开吉家的高要求,浦市工匠精益求精的能力是否也值得称道?相信山西吉家到浦市后也受到过浦市人的感染,那份坚持不懈刻苦追求的精神才在浦市得到升华,创造了属于吉家的荣华富贵,所以吉家才决定留下来,在浦市繁衍生息。

    论及浦市的工匠,其实也正是浦市人的与众不同。就比如早餐时吃的一碗饺儿,县内大部分早餐店都会选择用机器擀的面皮包用机器绞碎的肉,唯独浦市的饺儿一定是手工擀的面皮包手工剁烂的鲜肉。用浦市人的话语来解释就是,任何事物都必须有手工的温度,才能达到最完美的状态。如此,浦市的凉粉是手工揉出来的,酱油是手工晒出来的,鞋垫是手工绣出来的,傩面具是手工雕出来的,菊花石是手工刻出来的,银镯子是手工打出来的,虽然手工制品产量少、效益低,但他们就是满意这样的创作,仅靠这份温度就坚持了一生。

    漫步浦市老街,常常可以看见老旧的墙上投射出一片片斑驳的光影,谜之诱惑,恰如被窖藏的光阴弥久馨香。浦市成功创建国家4A级旅游景区以来,各方面的发展都十分迅速,仿佛初长成的少女,已然褪去了青涩,正大胆地、充满灵性地、全方位地对外界展示着属于浦市的那份特有的魅力。我想,归结到最后,浦市的温度便是那种不被金钱诱惑仍然精工细作的安于现状,是那种即便处于低谷也能自我调节的奋发向上,是那种看似遥远想到却如沐春风的温暖。

   (原载于2019年《当代教育》第1期【散文亭台】)

文章录入:当代教育    责任编辑:当代教育 
  • 上一篇文章: 虎子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