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征稿启事 | 新闻中心 | 图书查询 | 理论前沿 | 文艺时空 | 教育巡礼 | 媒体联动 | 证件查询 | 电子版 | 大赛视频 | 
您现在的位置: 当代教育网 >> 文艺时空 >> 散文随笔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亲近村庄(组章)         ★★★ 【字体:
亲近村庄(组章)
作者:王芳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529    更新时间:2020-3-8

 

亲近村庄(组章)

↘  贵州省正安县土坪镇中心小学  王芳

 

 

挺立的祖墓

 

    走不出大山的祖辈,一生用坚硬的骨架,与青青的小草一起,躺成一道激昂的高原。

    虽然他们的生长与牛羊有关,一辈子与它们为伴,每年都要祷告平安的语句。

每逢节日的盛典,把思念的火把,话说成文字,照亮你们前进的路,为的是让人们更好地完美自己。

    闪电划破夜空的瞬间,我的心在滴血,一个挖掘的人,深深地埋藏自己。

    盘算的日子不远,记录着堂正的脚步在呐喊,高大的身躯永远是那样的伟岸。

    一朵朵山花,在眼前幸福地欢笑:温暖的春天来了!照亮疲惫的话语。

    村庄空了,影子倒立在石头边上。

 

 

 

    心爱的梅,独守空房,未走到热恋的尽头,季节已把你推进冬天的长道。

    谁在追逐你曾经的向往,抚摸受伤的心灵?

    痴情守候的男人为生存含泪外出打工了,又有谁说得清变幻的人生里点亮心灯,照着命运的赌注和沉重的脚步诉说无法承受的苦难。

    清纯的雪花应邀来临,走进胡同的思绪,为你树起一面旗,在不规则的家里成新的上帝,为村庄的神圣放射一股股浓浓的清香。

    梅绽放的笑容就燃起春天的火把,遥远的城市越过寒冷的水域,寻找一些关于你曾经的故事,不知道哪一朵笑容还缅怀过去的爱情。

 

 

 

    推开秋天,伤心的你亮开那丰满的胸膛,长长的花瓣如头发覆盖着你灿烂的笑容。痴情的你,穿起美丽的嫁衣,在秋天的灯光下,从容走进温馨的婚礼。

    我奋力地躲藏在你的视线里,饱饮一树花香的桂花酒,在寂寞的大山醉满西边的云彩,种植乳名的村庄夜夜呼唤,说好秋天回来,何时寻你苦成十八年漂泊不定的脚步。

    伤心的菊,种植在别人的眼睛里,生根繁衍成长,一双粗糙的手捧起那碗又苦又湿的茶,满目的泪花喂养糟粕的如糠的生命,任岁月腐蚀着燃烧的火焰,为冬天的雪景谱写灿烂的人生。

    菊,面对你的目光,我还想说,因为太多泪水淹没更加苦难,无法泛起我对痴情的同情。

 

 

 

    看见你,如弓的背影为村庄泼墨作画,沉重的足迹,成一幅久看不厌的风景。

    我的掌声为你而呼,笨重的舞姿抬高大山英雄的气概。受伤的你,紧抓奋斗的手奔走四方,流一湾动人的小溪,喂养高原不朽的生命。

    一滴泪击破一粒初梦的种子,一颗心迈不过村庄沉淀的门槛。

    背草的竹,受伤的你,在催命的唢呐声中远离村庄,种植在别人的屋下忍气吞声。悬挂一幕幕撕破的云彩,苍老的容颜在四季的簇拥下,塑造村庄共同的名字,久久让人崇敬和挂念。

    可敬的竹,与蓝色的村庄对语,熬干千年的梦想,痴情地哑颂。无数次把希望顺从小溪搓洗遥寄远方的他,多年的文字在一针一线中诉说,沉重的背影在五月的阳光中跳起笨重的舞蹈,怀中炊烟救活了病重的村庄。

    痴情,让外出打工的男人在城市的夜晚,守候流浪也饥饿的痛苦。一样的期待一样的梦想,面对你沉重的目光,不说是痛,说出来还是痛。

 

 

亲近村庄

 

    贴近村庄的土地,乳名在村庄的土地上灿烂开放。面对众多含情的目光,忧愁冲出一条血路,在我沉重的心里奋力隐藏。

    劳累多年的石磨在机械化的操作下迫不及待地下岗了。那些呻吟的脚步逐渐形成反叛,希望多少,怨恨多少,男人为生存向远方迈进,跌进陌生的地域加快了前进的步伐,女人为了抓住男人的脚步开始珍藏城市的花朵。这时候,古老的村庄已经无法扛动曾经相识的文字,最后的语言在大山的望山石里伤痛地哭泣,最终倒下成一座座激昂的大山。

    小草得意了,奋力地昂扬高傲的头颅,让苦命的山路低头认罪,一些人怨恨村庄的脚步在山风中梗塞。所有的心在流血,奋力地打造那天苍苍野茫茫的原生态,挂满的泪花一次次在四季的阳光中消失难言。

    翻开众多杂乱的声音,一些乳名开始改头换面,老板、经理的名片如雪花伤害多虑的城市。更多的走进棒棒军和背篼队的行业里劳累呻吟。村庄那把雪亮的唢呐成为古董,高原的炊烟最终失去雄伟的壮观。我还有什么语言,诉说曾经的沧海桑田和恢弘的过往。

    无电的日子,烛光借一管沉重的笔走进童年的沟沟坎坎,无数的蛙鸣正敲打山野寂寞的颂歌。

    亲近村庄,捧起那片黄土黑地……

 

 

寻找思念的翅膀

 

    身影丢失在大山,脚步在疲惫中呻吟,岸边的翡翠滤出无数的画面在记忆的笔里消失无影。一双渴望的泪眼在苍白的广告中寻找自己的位置。

    城市慢慢休克了,村庄闪烁的目光在饥饿中等待我停留的足音。思乡的小曲,在码头或车站的缝隙中行走,许多劳累和痛苦在兜里紧握着生存的角票盘算回家的日子,过年和妻子的声音是一封沉重的诏书。亲人含泪的语言在血液中刮骨作响,妻子温柔的体香在缝补的衣带里开放成微笑的花朵,家的概念紧抓着一种责任在四处流血。

    太阳撕破了城市夜晚的辉煌而美丽,放飞的思想又开始弥补一轮崭新的场面,提起蓝色的村庄失去与城市的繁华攀比,但安详的文字在村庄里亲热无比。

    迈着怀乡的脚步,思念的翅膀找到归宿,如一棵移动的柳树激动万分。

 

 

鸟瞰一条河的奔流

 

    无数滴水珠汇成欢唱的小溪,众多的小溪流成一条奔腾的河。一叶思念的小船,挣脱了大山的怀抱,左冲右突,最终走出了高原的视野,留下十八湾的情,唱出了十八湾的爱。

    大山,因河流而温柔敦厚。

    谁在山间吹响动人的竹笛,受伤的你与十指相爱,蓝色的梦想在村庄里脱落,注视着钢筋水泥的诱惑,单纯如丝的树最终让道而过。

    站在村口,鸟瞰一条河的奔流,一杆上膛的铳枪随一声巨响,发红的眼睛染红了高原的黄昏,这时候,面对受伤的男人,谁为失去生命的热血付出沉重的代价。

亲近这条奔流的河,所有的芙蓉花笑逐颜开,妹妹淌在花丛中,羞涩地穿上初嫁的红袄,高举血与泪的火把为生命呐喊,这些苦难照得大山里的诗歌哑口无言,遥远的泪水只能淌在大山里。

    鸟瞰这条奔腾的河,亲近那些古老的故事,任凭岁月搓洗,越洗越浓。

    青山为你照镜,白云为你梳理,痛苦的心事,被雪披上洁白的哀歌,劳累的水车唱起动人的歌谣,让大山累个够。小河在欢快中流淌,于是我捧起太阳,让守望的眼睛塑造一张苍劲的脸。

 

   (原载于2019年《当代教育》第1期【香槟酒吧】)

文章录入:当代教育    责任编辑:当代教育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守望(外3章)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