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征稿启事 | 文摘 | CIP查询 | 教研 | 文艺 | 教育巡礼 | 媒体联动 | 证件查询 | 电子版 | 大赛视频 | 
您现在的位置: 当代教育网 >> 文艺 >> 教师频道 >> 教师心声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苦涩的歌吟        【字体:
苦涩的歌吟
——一位母亲与儿子和病魔搏斗的二十余载艰苦岁月
作者:王晔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3295    更新时间:2005-4-12

 

 

    二十年时间,玉梅的不幸家庭有许许多多刻骨铭心的经历。只是漫长的不幸一天一天悄悄地从身边滑过,感人肺腑的往事被深藏在心灵深处,任由岁月将它化为禅意。玉梅从未用言辞表达对儿子的深情厚谊,然而,点滴成金,那份纯洁无私的母爱时刻在儿子立鹏的记忆深处翻江倒海。

1979年7月,从遵义医学院毕业的玉梅分配到贵阳市矿灯厂职工医院。时逢物是人非的年代,许多人的读书经历受到十年浩劫不同程度的冲击,未能幸免的她刚参加工作就已经是28岁了。在亲朋好友关心支持下,玉梅便和矿灯厂职工文浩结为连理比翼齐飞。先结婚后恋爱的感情没有太多的诗意浪漫值得回味,不过在丈夫柔情万般的眼神里,玉梅感到无比的欣慰和惬意;倚靠着丈夫的肩膀,更有爱与被爱的真实感动。

1980年2月,玉梅经过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滴血的阵痛过后,喜得贵子的她淹没在初为人母的幸福海洋。早过而立之年的丈夫文浩轻轻抚摸着刚来人世、红嘟嘟的亲生骨肉激动得难以言语,作一位好父亲是丈夫由来已久的期盼和愿望,如今,自己给丈夫创造了机会,那种成功感怎不令人神魂颠倒。儿子取名立鹏,意味着日后能顶天立地鹏程万里,当然寄托了夫妇对儿子坚如磐石的厚望和人生蓝图的美好勾画,立鹏的出生给这个祥和家庭锦上添花也带给忙碌工作的父母无穷乐趣。

立鹏生日的烛光晚会别出心裁亲情弥漫,玉梅替代儿子许愿,希望能茁壮成长聪明健康日后成才,抱着牙牙学舌的乖儿子,忙于业务的玉梅既高兴又羞愧,高兴的是虎头虎脑的儿子一天天长大,俊秀逗人,羞愧的是儿子身上的父爱比母爱多。只是,玉梅做梦也预料不到幸福的时光长了翅膀匆匆飞逝,短短两年时间全家透支了以后二十年的快乐,变得举步维艰。

1980年12月的一天,天寒地冻满径积雪,大清早匆匆出门上班,玉梅莫名其妙地有恐惧和不安的感觉。那些日子休假在家的丈夫照料儿子,母性十足、无微不至。玉梅临走前还是放心不下就不由自主地叮嘱丈夫,照料儿子要细心周到别受寒着凉。但整个上午坐在办公室不知乍的就是忐忑不安。果然,下班前丈夫气喘吁吁地跑到医院来了,告诉她立鹏忽然就高烧不止、呼吸困难,医技不错的玉梅发现儿子口水发绀心律不齐有缺氧的表现。凭着医学知识和职业的敏感,隐隐约约觉得儿子莫非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大惊失色的她不敢往下想,很快否定了自己的猜疑而不愿相信事实会如此残酷。

事不宜迟,夫妇当即把病危的儿子送到贵州省人民医院,住院的二十天度日如年焦灼着急,但结果却很失望竟然在全省最好的医院不能确定患什么病。临出院时管床医生说:“过几年等小孩大些,到时可能查出病因。”作为医生的玉梅非常清楚这句话里深藏的含义,真正意识到儿子的病非同寻常。

背着儿子走出省人民医院的大门。玉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泪水簌簌而流。可怜的儿子呀,为何要受病魔的纠缠和威胁,莫说几年就是一天她也不情愿,要是用自己的血肉能换回儿子的健康,想必,刀山火海也阻不住玉梅义无反顾的脚步。

 

立鹏的病难以确诊。玉梅很沮丧但没有灰心丧气,经常查阅医典并利用专业知识对儿子的身体状况进行定时监测,同时,想方设法补充营养,事无巨细,持之以恒地精心调养,但收效甚微不见起色,儿子先前红润细嫩的脸变得枯瘦腊黄。玉梅的心被针戳中了。很痛,另一方面力所能及地存钱,准备三五年后给儿子做手术。但是,两个人的工资相加都不到七十元,作为单位职工也没时间经商挣钱,除了勤俭节约还有什么办法。儿子不能没有鱼肉鸡蛋,每次去菜场买足够儿子一个人吃就行了,天黑前买些青菜为大人准备着,她是医生,很清楚吃新鲜蔬菜于身体有利,但下午的蔬菜价钱比早上便宜,一天可以节约一两角钱,在她心里多一分钱就等于多一份为儿子恢复健康的希望。只要能给儿子治病,吃青菜萝卜甚至寡油少盐又算什么。

1983年7月,玉梅准备把四岁的儿子送幼儿园,体检却不合格被拒绝了。立鹏见小伙伴在幼儿园唱歌跳舞,嚷着要读书并质问:“妈,幼儿园的阿姨乍不喜欢我,不让我读书”。听了儿子的话,玉梅无言以对。眼中无泪心在淌血呀。不幸的儿子很可能失去强健的体魄,要是还不博学多才,日后头脑简单在竞争激烈的社会如何立足生存呀?丈夫是业务骨干工作上抽不出身,算有教儿子的想法也心有余力不足。玉梅抹干眼泪果断决定自己手把手地教儿子,教儿子小学初中的课本,凭自己的能力绰绰有余,但要辅导幼儿歌舞,做起来比想的难多了,不时地去幼儿园向教师甚至四五岁的小朋友请教,融会贯通再回家有模有样地教儿子,唯一的安慰是小家伙聪明,智力很正常。身体不行学习肯定会影响,玉梅的压力非常之大,在儿子的求学过程中,自己很有必要创造宽松的环境,帮助孩子摸索一套事半功倍的方法便于成才……。

立鹏五六岁的时候,玉梅又背着儿子辗转在贵阳的几家大医院。反反复复地做心道管检查,多普勒超声诊断以及B超和X光。全都无功而返,而每次少则几十元多则数百元的医药费压得全家喘不过气。每月往返车费比夫妇俩工资的总和还多。钱不够,向亲戚朋友借再慢慢还债,但没有结果的病历本无异于不知深浅的冰窟。作为母亲,从不承认到承认,从不接受到接受,先后经过几年的梦魇,泪水帮不了他们任何忙。面对巨大经济压力和渺茫的治愈希望,玉梅仍割舍不断对儿子的那份舐犊之爱,把眼泪和希望深埋在心底,只要还有一丝希望,就得做百分之百的努力。劳心费神如坐针毡的邓玉梅,满头飘逸的秀发几个月间竟然全白了。又在无望的前熬中过了一年,1986年12月,玉梅在单位预支了半年工资再借遍亲友凑了六千元钱,抱着儿子挤上进京的列车,住在最廉价的旅馆里每天随便吃点东西填饱肚子。起早贪黑穿梭于三0一医院、三0三医院、阜外医院和积水谭医院。满怀的希望一次次化作失望,而花费又像流水一样惊人。现实面前玉梅的心不因残冬的冷酷而麻木,毫不气馁的她要为儿子的健康争取万分之一的希望,再努力变成万分之万。

在冰天雪地的北京城,六千元钱花销很快进京治病已为数不多,破碎的还有一颗慈母的心,旅馆和医院相距较远,为了节约坐地铁的几角钱,她通常咬住牙关抱着儿子,冒着风雪步行二三十里。有次从医院回来眼看就到旅馆了,多日的奔波劳苦加上营养不良,使得原本虚弱的她双眼发黑,实在支持不住而重重地跌倒于地。在触地前的片刻她条件反射似的搂紧儿子,结果自己的腿划出几道很深的伤口,顿时血流如注,六岁的立鹏却安然无恙。紧搂住相依为命的妈妈嚎啕大哭,伤心地说:“妈妈,累得你走不动了,回去吧,不治病了,我不怪你的”。玉梅见儿子知冷知热,酸酸地想起远在贵阳的丈夫,要不是为了节约车费开支,丈夫能一道进京该多好。地下室改成的小旅馆阴暗潮湿,没有暖气的冬天能滴水成冰让人冷彻肌肤。晚上,怕儿子着凉,宁愿自己的牙齿咯咯作响,也要用体温给儿子驱寒取暖。

由于多家医院都不能给儿子确诊病因,玉梅觉得柔肠寸断坐立不安。偶然从病友的交谈中得知新建立的中日友好医院设备先进,更有心脏病专家坐诊,当她步履艰难地把儿子背到医院时,才发现钱包被人偷了。举目无亲的北京连一个熟人也没有。这时,她为进京治病所经历的苦楚真想痛哭一场,以便自己的心里略微轻松些。但是,她强忍住眼眶里滚动的泪水,害怕早早理事的儿子难过。当然不能因为没钱就虚走一行甚至错过良机,可是却又无路可走,玉梅只得四五天内先后卖了两次血才得以度过难关。

当时,中日友好医院有国内最先进、敏感度最强的影像仪器。在美国学成归来的付妊娠教授当即确认立鹏的心脏有问题,并给实习生上了一堂生动的现场课,但教授面带难色地告诉玉梅,限于条件不能确定发病机制。玉梅抱着儿子双脚灌了铅,郁郁寡欢地回到贵阳。

1989年,玉梅领着儿子数次南下广州,终于在广东省人民医院被确诊为先天性心脏主动脉瓣关闭不全并狭窄畸形。这是一种极为罕见的心脏病,国内目前尚无有效的治疗方法,既便能治,负债累累的全家也拿不出这一笔昂贵的费用,夫妇俩心事重重背着儿子流泪叹息。但多年的艰难困苦把玉梅磨练得非常沉稳坚强,病魔不相信眼泪,她一边委托异地工作的朋友们寻药问医。一方面极力打消儿子的顾虑,见儿子在同学面前对患病的事只字不提,唯恐同学知道后挖苦自己不正常,沉默寡言性格内向,却又酷爱诸如足球之类的剧烈运动,知儿莫如自己,玉梅引导儿子适可而止地活动,言传身教地帮儿子树立信心,小心翼翼地疗养儿子心中的伤痛。1996年又得知在重庆军医大能做心脏扩张手术,然而15万元的手术费用像座不可翻越的大山,对入不敷出的林家无异于不敢去设想的天文数字,况且效益不好的单位有时几个月都难准时发放工资。玉梅人缘不错做了最大的努力,但尚未能凑齐巨款,不过院方同意减免费用。立鹏被推进手术室前却后悔了,说:“妈妈,听医生说手术难度大,要是人财两空害得您们一辈子都还不清债,这手术不做了”。玉梅夫妇也担心手术失败失去鲜活的儿子,只得尊重儿子的意见。当搭上返程的列车,汽笛已经长鸣,回头也是无奈,玉梅第一次搂住儿子悲悲切切,尽情地流淌积蓄已久的泪水。

[1] [2]  下一页

文章录入:当代教育    责任编辑:当代教育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 馨香的苦荞花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