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征稿启事 | 文摘 | CIP查询 | 教研 | 文艺 | 教育巡礼 | 媒体联动 | 证件查询 | 电子版 | 大赛视频 | 
您现在的位置: 当代教育网 >> 教研 >> 大中专教研 >> 大学教师论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浅析哈代小说女性人物的性格特征         ★★★ 【字体:
浅析哈代小说女性人物的性格特征
作者:罗成玉    文章来源:《当代教育》2011年№4    点击数:6020    更新时间:2012-2-6

 

哈代的小说塑造了一群不同于传统价值取向和世俗道德标准的新女性形象,本文运用女权主义文学批评的理论和方法,系统地分析和论述哈代最有名的五部小说中的女性人物形象,即《远离尘嚣》中的芭思希芭、《还乡》中的游苔莎、《卡斯特桥市长》中的鲁赛妲、《德伯家的苔丝》中的苔丝和《无名的球的》中的淑。对这些女性人物的性格进行系统分析、深入解剖和理论探讨。揭示出哈代的女性观。

关键词 浅析;女性人物;性格特征

An analysis of Thomas Hardy's novels of female characters ' personality traits

LUO Cheng-yu

 

Abstract: HA generation of novels shaping has group different Yu traditional value orientation and secular moral standard of new female image, this article application feminist doctrine literature criticism of theory and method, system to analysis and expositions Hardy's most famous of five Department novels in the of female character image, is away from hubbub under in the of BASI Xiba, and return under in the of tour Moss Shakespeare, and kasiteqiao Mayor under in the of Lu Saida, and Debo home of MOSS silk under in the of MOSS silk and nameless of ball of under in the of Sue. On the female character personality analysis, anatomical and theoretical discussion in depth. Reveal Hardy's views on women.

Key words: analysis on the female characters ' personality traits

 

    托马斯·哈代(Thoms Hardy1840-1928)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英国的一位优秀而多产的现实主义作家,他一生共发表了14部长篇小说、4部短篇小说集、8部诗集和史诗剧《例王》。哈代的创作为他在世界文学中奠定了不朽的地位,被评论家誉为“英国小说中的莎士比亚”。哈代擅长刻画人物形象,尤其是女性人物形象,有人评价说:“哈代的世界是由年轻妇女和姑娘构成的世界”。的确如此,如果将哈代的作品进行一番细读和梳理,会发现在他的作品中塑造了一组背离传统价值取向和世俗道德标准的女性形象(准确的说是社会普通女性形象)。他们向往自由生活、追求人格独立、反对传统习俗,具有强烈的叛逆精神。但是,他们并没有彻底脱离女性忍让、屈从、牺牲的本质,最终都以悲惨的命运告终。本文选取他的以威塞克斯乡村为背景的系列小说中最著名的五部作品来分析其小说中的女性形象。她们分别是《远离尘嚣》中的芭思希芭、《还乡》中的游苔莎、《卡斯特桥市长》中的鲁赛妲、《德伯家的苔丝》中的苔丝和《无名的球的》中的淑。这些性格迥异、秉性各殊、栩栩如生的女性人物形象已经成为英国文学中脍炙人口的女性角色。本文将运用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的理论和方法,对这些女性人物进行系统分析、深入解剖和理论探讨。

    哈代笔下的女性人物都具有不稳的性格。她们总是处于爱情的纠葛之中,游离于两个或三个男人之间。她们似乎是一群没有灵魂、没有主见、没有自我意愿,自我决策权利和自我行动体现的物化了的附庸。爱情就是女人的全部,女人为爱而生,为爱而死,在男人的爱中受苦是女性不可避免的命运。所以伍尔夫说在哈代的作品中“女人比较懦弱而富有情欲。”

    芭思希芭是一个向往和追求独立自主的乡村姑娘,也是一个气性高傲的女农场主,经常显得十分自信果断、敢说敢做。她可以不顾体统,深夜出去见情人,她也可以不顾别人的反对和议论痛特落伊结婚,她可以出于冲动给波德伍德寄一张情人节匿名贺卡。她最后一改初衷,嫁给了农场的牧羊工奥克。同时哈代还把她塑造成一个性格复杂多变的女性,她在不同的场合表现出不同的面目。芭思希芭在田野向特洛伊求爱时卑微自贱,在农场向工人指派任务时盛气凌人,在农场兴旺时踌躇满志,在财产受到暴风雨威胁时焦虑暴躁…….总之,芭思希芭性格呈现出曲折多变的流动状态和复杂多维的矛盾特点:骄矜而温顺,色厉而内荏,精明而愚蠢,果敢而软弱。

    游苔莎感情热烈奔放,蔑视习俗道德,不随流俗,具有大胆的叛逆性格。她一心向往巴黎,巴黎成了她生活中唯一的目标。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她放弃了昔日的恋人韦狄,转而追求刚从巴黎归来的克林,因为她认为克林有朝一日会重返巴黎。为了这个目标,她千方百计与克林碰面,并让他迷上自己。就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当她看到克林不可能重返巴黎之后,便重新投入到韦狄的怀抱,这时候的韦狄已经成为一笔大遗产的继承人。为了最终达到这个目标,她甚至铤而走险,答应和韦狄私奔。在她的身上体现了一种追求幸福、自由、光明生活的热烈愿望。可以说,哈代把游苔莎塑造成了一个渴望热烈的爱,独立的非传统的具有反抗精神的女性。

    露赛妲在泽稷时,自愿看护病中的亨察尔,并且不按照习俗就委身于他,以致于谣言四起,她的名誉受到了损害,为以后的不幸埋下了祸根。人人都认为她是一个有罪的女人,她自己却一向认为她是纯真的。她热切的希望与亨察尔结婚,取得一个合法的社会地位。正当她焦急地等待亨察尔历来赴约时,伐尔伏却闯上门来。他们两人一见钟情,并且后来秘密结了婚。露赛妲之所以移情别恋,是因为伐尔伏比亨察尔年轻得多。哈代认为这种选择无可厚非。

    苔丝是哈代理想中的女性形象:美丽、纯洁、善良、质朴、容忍和坚韧。哈代甚至用“一个纯洁的女人”来做小说的副标题,当时的读者觉得“纯洁”二字很难接受,他们无论如何也难承认这个既不贞洁、又杀了人的女人是纯洁的。但是在哈代看来,正是由于苔丝太纯洁、太勇于作自我牺牲,才不断地给她带来灾难和不幸。诱奸事件之后,她选择了离开亚雷回自己家的路。因为她做不到跟自己并不爱的人谈情说爱,硬要他娶她,她更不做到跟他鬼混下去。她的决定是勇敢的。正是由于她纯洁的天性,她不顾母亲的并己到受妃反对把自己的过去在新婚之夜告诉了克莱,遭到了克莱的遗弃。为了追求不含丝毫杂质的爱情,宁可因此而失去爱情,这就是苔丝的高贵选择。哈代笔下的苔丝始终完美无瑕、纯洁动人,因而她的悲剧更令人同情和感叹。

    淑是一个知识女性。她渴望心灵投契、情感真挚、摒弃功利、灵肉一致的美满爱情。她坚决反对女性把结婚当作一种职业,当作生活的唯一归宿及享乐的手段。她追求个性的自由自主和精神的充分发展、追求智慧和心灵的自我完善。但就是这样一个朝气蓬勃、热烈积极、毫无成见的女人、在强大的社会舆论的迫害之下,逐渐在精神上投了降。她忍受着精神上和肉体上的巨大痛苦、像祭坛上的牺牲品一样离开裘德,重新回到费劳孙那里。

    19世纪维多利亚时代的妇女呗定义为忠诚顺从、没有欲望,然后哈代的小说中的妇女及其表现出来的与传统女性相背离的种种特性、跟她们所处的时代是分不开的。这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一个及其重要的因素,就是当时在英国广泛兴起后来得到蓬勃发展的女权主义运动并由此而反映在作品中的女性主义意识,哈代生活在维多利亚时代的中后期,由女权运动所引发的许多大发展与变革。很多作家在作品中依然把她们描绘成天真无邪,一心按照深灰习俗和道德标准生活的女性。哈代却塑造了非正统的新女性形象,动摇了维多利亚时代的女性楷模,哈代认为女性都有权利去追求幸福的爱情和婚姻自由,他反驳了传统的理论观念片面强调道德义务,全面漠视情感权利,这种观念抑制和扼杀了女性的个性,女性艰难依靠这种带有强烈偏见色彩的道德评价体系使自己享有的感情权利得到承认和保障,由此可以看出,哈代是一个女性的同情者,他洞察女性的艰难处境,他支持女性的叛逆思想,他欣赏女性追求美满生活的精神。我们也可以看到哈代没有把女性人物塑造成“天使”或“魔鬼”的两级形象,在父权制传统的文学中,女性往往不是被描绘成天使,就是被描绘写成魔鬼,这种传统的女性来自现实生活中的男权中心社会对女人的期望和控制,是父权制的女性价值尺度在文学中的折射。将女性神圣化,是由于需要她们为男性而奉献或牺牲,把女性妖魔化是缘于对她们不可肯顺从的厌恶与恐惧。其实,无非是以不同的方式对女性进行歪曲和贬抑。在这一点上,哈代就与其他的男性作家不同,他将自己小说中的女性还原于正常人的本来面目,哈代一反传统文学对女性的歧视、偏见乃至非人化的描写,完成了一次文学上的超越。

    但是,我们也注意到哈代笔下的女性人物都具有不稳定的性格。她们总是处于爱情的纠葛之中,游离于两个甚至三个男人之间。她们似乎是一群没有灵魂、没有主见、受本能驱使的女性。爱情就是女人的全部,女人为爱而生,为爱而死的。在男人的爱中受苦是女性不可避免的命运。女人必须依附着男人才能存在。女人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刻,缺乏决断的能力,她们往往会犯下致命的错误,给自己带来灾难。正如伍尔夫所言:“不论芭思希芭多么妩媚动人,她还是个弱者,不论亨察尔如何顽固不化,误入歧途,他仍是个强者。这是哈代的观感的基本部分,这是他许多小说的主要素质。”很显然这体现了男权文化所赋予女性的特定的形象意义:女性是一种没有自我意愿、自我决策权和自我行为体现的物化了的附庸。在这一点上,哈代仍旧拘泥于传统的性别观念,他还是没有逃脱自古以来男性对女性的偏见,掉进了男权文化传统的陷阱。

                 

 

参考文献

1陈焘宇.哈代创作论集.北京:中国科学出版社,1992.

2弗吉尼亚·伍尔夫. 瞿世镜译.论小说与小说家.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

3吴卫华.试析《傲慢与偏见》的女性写作立场.外国文学研究.2000.

4马弦.苔丝悲剧形象的“圣经”解构.外国文学研究.2002.

5郑克鲁.外国文学史.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

6马新国.西方文论史.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

 

作者简介:

罗成玉,1986年生,20037月毕业于贵州师范大学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现工作于贵州省铜仁学院学前教育教育系,主要教授儿童文学以及教师口语课程。并兼系教学秘书。

文章录入:当代教育    责任编辑:当代教育 
  • 上一篇文章: 西部地区高职院校产学研相结合的教育发展模式

  • 下一篇文章: 职业生涯规划对当代大学生的重要作用及意义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